主Hannigram,可逆不可拆,拒绝马杯龙杯,sy id:msdll,ao3:Killde_Achilles

【Hannigram】染血之室(上)

由安吉拉卡特的短篇小说《染血之室》和《老虎新娘》引起的灵感,大致是Will被沉迷赌博的父亲当做抵押送给了Hannibal,而Hannibal打算和Will结婚

以下正文




染血之室

Will吃惊地盯着他的父亲。

“抱歉,Will,我以为我能赢的,那样子我们就能用那笔钱买一艘大船……”老Graham的酒早就醒了,但他身上仍有浓烈的酒气。他瘫软在椅子上,不断地摇着头。桌子上有一个空酒瓶,地上还有几个空的酒瓶,他到底喝了多少啊。

是他父亲对酒精的渴望害了他们两个。在母亲离开之后的几年里,父亲一直努力地工作养活他自己和Will,但是前几年开始,他父亲染上了酒瘾。成天喝酒,没有工作,醉酒后还爱上了赌博。家产就这么一天天减少。直到最后他只剩下Will,他竟然把自己的儿子当做了抵押,希望能赢回那些钱。

“但是你把我输给了Lecter伯爵。”Will一字一顿地说。他没法指责他的父亲,这也是他唯一能说的了。关于Lecter伯爵的传言很多,有人说他是个怪人,也有人说他根本就不是人类。Will虽然不相信这些,但他确实对这个Lecter伯爵没有多少的印象,他唯一确定知道的就是这个伯爵非常富有。

“抱歉,Will……”老Graham只能不断重复着这句话,可现在道歉也无济于事。

“我该什么时候动身?”最后,Will叹息着问。

“明天,”老Graham垂下了头,躲开了Will的视线,“带一点随身物品,明天中午Lecter伯爵的仆人会来接你。”

*

Will站在火车站入口,焦虑地看着手表,他只有一个破箱子的随身物品。不一会,一个穿着华服的男子从拐角处走了出来,他打量着Will:“你是Graham先生吗?William Graham?”

Will点了点头。

“那么跟我走吧。”那个男人确认完之后就转身离开了。Will跟在他后面,和他一起上了某一辆火车。他们面对面坐着,Will偷偷瞥了一眼那个人,他笔直地坐在那里,就像木偶一样。

“我们要去哪里?”最终Will忍不住开口问道。

“伯爵大人的庄园。”然后又是沉默。

似乎要有人给他下某种指令这个人才会有所反应,Will想,这或许是某种奇怪的魔法?“能跟我讲讲我要去那里做什么吗?或者说说伯爵的事情?”

那个侍从点点头:“你会成为伯爵大人的新娘。”

“绝不!”Will腾地从座位上站起来,他才不会成为某个素未谋面的人的新娘,何况他还是个男的。“不论如何,这都不会发生。”

侍从显然没有感受到Will激烈的反应,他只是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伯爵大人拥有无与伦比的财富和才华,如果你不愿意成为他的新娘,那也与我无关。因为我的责任只是将你安全送到他的面前罢了。”

“如果你想要回去的话,这就算违约了,我们甚至可以让你父亲用生命去偿还他的赌债,你肯定不知道他欠了伯爵大人多少钱。”那个侍从突然露出了诡异的笑容,“这列火车一周才有一班,你要是执意下车的话,我并不会阻止,这片森林生活着你永远都不会想到的怪物。”

Will突然想到刚上火车时,他就发现大部分的车厢都空无一人,他看了一眼窗外,茂密的森林透出幽暗的光芒,连树叶的抖动都透出阵阵阴森。如果仔细去听,这片森林的一切声音都是沉寂——偶有风吹动树叶,或是乌鸦的嘶鸣。Will愤愤不平地坐下了。

之后他和那个侍从在沉默中度过了几个小时,到他们下车时天色已晚,昏昏的太阳散发着红色的光芒,Will绝对不会告诉别人,那晚霞的色彩就像鲜血那样让人沉沦。整个车站上都空无一人,就像这里已被废弃多年一般,墙上的攀缘植物长得毫无章法,苔藓也从下而上覆盖了一部分的土地。然后他看到了一辆马车,华丽得仿佛是从童话中走出来的,车夫僵硬地坐在那里,和那个侍从一样像个没有思想的木偶。马匹也僵硬地站着似乎已在此等候多时。Will跟着那个侍从上了马车,门一关车夫就开始驱车向前,透过枝叶,他看到了一座古堡,那就是Lecter庄园,太阳就从那个方向落下,这时看来,整个古堡如沐鲜血。

等到Will到了古堡,太阳已经完全落下了。很难相信,这座庄园里竟然通电了。Will穿过了那片家族墓地,大部分墓碑都十分古老——古老到上面已被藓类遮盖。唯一有一座墓前放着鲜花,也十分整洁,Will看到了上面的名字,Misha Lecter。

当他跟着那仆从进入到城堡的大厅里时,Lecter伯爵已经在那里等待他了。不像他想象中那样,Lecter伯爵有着一头金发,暗红色的眼睛,看上去不超过45岁。就Will的审美来看,长相英俊。他脸上的笑容显示出他看到了Will.他对那个仆从道:“你可以走了,Gideon。”那个仆从微微欠身,转身离开了。

“Graham先生,我已经等了很久了。”Hannibal微笑道,“鉴于现在时间不早了,我建议你先去房间里换完衣服,其余的事项我们可以在晚餐时在谈。”他拍了拍手,一个女人从另一个房间走了出来,他嘱咐道:“Beverly,带Graham先生去他的房间。记得,晚餐要在7点准时开始。”Will打量着这个女仆,她是个亚洲人,不知为何,她黄色的皮肤竟有一种死青的颜色。

“好的。”Beverly把Will带到了三楼的一间房间里。途中他们穿过了一条幽暗的长廊,昏黄的灯光让两侧墙壁上的油画显得有些诡异。那个房间比他曾见过的任何房间都要豪华,房间里厚重落地的窗帘遮住了窗外的一切,Will想象着早晨自己拉开窗帘就能看到旭日初升的景色,而现在的自己只是一只笼子里供人玩赏的金丝雀。Beverly衣柜里拿出了一套西服:“这是根据您的尺寸定做的,所以不必担心。在您更衣结束后,请务必告知我,我就在门外。”

Will把箱子扔到了那张贵妃椅上。他抚摸着手上的西装,是深沉的黑色。衣柜里还有很多华丽的衣服,他以前从未有过如此精致的服装。他还有整整一盒的各色手表。或许之后他还会得到一个订婚戒指。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去浴室里把胡子修了一下。然后他换上了那套衣服。Will看了一下镜中的自己,现在他跟二十分钟前真是判若两人,他看上去倒像是某所古老的高等学府的年轻的大学生。

晚餐时他准时出现在了餐厅,Will看到餐桌除了Hannibal还有一个年轻的女孩。她带了一条项链,红色的丝带缠绕在她的脖子上,那上面有着一块巨大的红宝石。如果不细看,女孩的脖子就像是被切开了一样,那红丝带就是一条血痕。她棕色的头发搭在肩上,身上的暗红色的连衣裙非常突出。

Hannibal注意到Will的目光,微微一笑:“这是我的养女,Abigail。”少女也点了点头:“你好,Graham先生。”

“Graham先生,坐吧。”Hannibal示意他坐下,“不要见外。”Will暗自腹诽,但他也没说什么。他只是个抵押品,说实在的,就算是Lecter伯爵让他去干一些见不得人的事他都没有反抗的道理,何况是这么优雅地享用晚餐呢?

晚餐进行到一半时,Will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你为什么想要我做你的未婚妻?你明明可以找一个贵族的女儿,我只是个船工的儿子。”Will看着那杯红酒里自己的倒影。“而且我还是被我父亲抵押给你的。”

“确实,但你与众不同”Hannibal喝了一口红酒。“我看过你在大学的成绩,非常突出,尤其是在文学方面。想必当时你的老师肯定希望你留下深造。”啊,与众不同,这或许是个讽刺,Will觉得很大程度上还是因为伯爵可能有着某些见不得人的爱好,他从没觉得自己是个与众不同的人,尽管他不善社交,而且他有很强的移情能力,但他绝对只是个普通人。

“是的,可是我不能靠那些东西养活我自己,而且我父亲也没钱继续供我在那里读书了,我的奖学金也慢慢开始不够用。”Will叹了口气,“所以我回家了。”他瞥了一眼Abigail,她旁若无人地吃着自己的晚餐。

“是因为你父亲在赌博,对吗?”

Will点了点头。“我这里有很多书,如果你想要的话,可以随时去看。”Hannibal道,“虽然不及大学里的图书馆那么多,但我想也足够多了。或许这能帮助你打发一下时间。”

“那一定很好。”

“明天,我们就结婚。”Hannibal最终放下了刀叉,宣布道。他看到Will脸上担忧的神色,又不充了一句:“没有别人参加我们的婚礼,没有牧师,在庄园里有一个小的礼拜堂,我们就在那里结婚,Abigail会担任我们的证婚人。”

“仆人们……他们会来吗?”Will问。

“不会,只有我们三个。”Hannibal的声音在此刻显得那么深邃,让Will捉摸不清。他本该对这一切充满厌恶,可现在却没有什么能让他产生厌恶的感觉。“尽管不是一场盛大的婚礼,但我相信它依然是一场值得铭记的婚礼。”

Will不置可否。“我是你的第几任妻子?”

“我前面还有过三任妻子,但是很不幸的是她们都死去了。”Hannibal轻描淡写地说,“Bedelia是我的上一任妻子,她不幸遭遇了海难,从此她就失踪了,我不知道她是否还活着。但第一和第二任妻子确实是死了,我亲自安葬了她们。”

“埋在你的家族墓地里?”Will想到了那一方方矮矮的墓碑。

“是的,至今我仍会想起她们。”Hannibal看着Will,“她们本不该这样死去。”

“节哀。”Will叹息着放下了餐具。这沉重的话题突然让他没了胃口。

Hannibal看了看Will盘子里剩下的菜,“怎么,不和你胃口?”

“不,非常美味。”Will从未尝到过这种珍馐。“我亲自做的。”Hannibal微笑着说。这倒是让Will大吃一惊。“事实上,有许多事情都是我做的,只有一些必要的卫生工作和花园的管理是仆人们做的。”

一顿晚餐下来,Will发现与这位伯爵交流其实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就连明天的婚礼都变得不那么难以接受起来。虽然这座古堡到处透着诡异,但伯爵显然是一个热情而优雅的人,居住在这里似乎也不失为一件乐事。Abigail虽然少言寡语,但Will觉得这到底还是因为初次见面。那女孩在这里关了太久,这些仆人肯定不是良好的倾诉对象,所以才显得有些孤僻。

晚餐后,他在Beverly的带领下回到了房间。“Graham先生,如果您想要打电话,房间里就有电话机,但这里的信号并不好,不一定能听清对方,还有一件事……”Will突然感觉到走廊里刮过了一阵冷风,他打了个寒战,但这里似乎没有窗户。Beverly自顾自继续说道:“我建议您半夜不要离开房间到大宅里转悠,您房间里的起居用品一应俱全,伯爵大人甚至为您准备了钢琴,盥洗室也和主卧联通,所以没有任何必要离开。”

“为什么?”Will有些困惑,虽然房间里确实设施齐全,但为什么非要强调这个呢?

“这是一座古老的城堡,晚上这里可能会闹鬼,伯爵大人特意嘱咐了,您不熟悉这里,晚上随意走动可能会带来一些不必要的危险,而且这里有一些暗道连伯爵大人都不知道,若是误入其中,只怕是凶多吉少。”Beverly仔细地解释道。Will点了点头。

“明天早上七点半会早餐准时开始。上午进行婚礼,一些具体事项我明天会一一向您解释的。”Beverly打开了房门,让Will进去,然后她慢慢掩上了门,“祝您好梦,晚安,Graham先生。”

房间里再次陷入了沉默,Will听着她的足音渐弱,他知道此时自己又是孤身一人了。他拉开窗帘,玻璃窗户是定死的,没法打开。月色朦胧,那孤独而荒芜的墓园里一片死寂,他坐在钢琴前,抚摸着琴键,他曾有过一架小钢琴,那是之前的户主留下的,不是一架好钢琴,但它仍给他带来过许多乐趣。一声叹息之后,琴声从指尖缓缓流出,和月色一起消逝在阴影之中。

TBC

评论 ( 9 )
热度 ( 90 )

© Hesp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