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Hannigram,可逆不可拆,拒绝马杯龙杯,sy id:msdll,ao3:Killde_Achilles

【Hannigram】泽拉夫之翼Chapter4

最近感觉没啥灵感,这篇也改了好久,不出意外下章有肉


Chapter4.偶在这繁嚣人境①






威尔给了阿比盖尔一张他的名片,上面有他的电话号码和学校的名字。他还打算出海碰碰运气。但是连续几天都是阳光明媚,他什么都没找到。那真的是他见过的最平常的海域。他跟着当地的渔民一起出海的,而大部分渔民都说他们什么奇怪的事情都没见过。后来上了岸,一个渔民悄悄地把威尔拉到了一边:“你到底想找什么?以前也有一个女人来问这种事,后来她在一个暴风雨之夜出海后遭了海难,变得精神失常。”

“我怀疑海里有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古代遗迹之类的。”威尔犹豫了一下,他总不见得说海里有汉尼拔的本体吧,古代遗迹或许是他能想到的比较委婉的说法了。

“打消你的念头吧,”那个渔民叹了一口气,“海里没有那种东西的。但是我小时候,我爷爷给我讲过一些奇怪的故事,我不知道那是真的还是假的。如果你想知道,我可以告诉你。”威尔点了点头。

那是一个离奇的故事,他爷爷据说也是从长辈那里听来的,在很久很久以前,海里住着一群奇怪的生物,他们长着鱼的脑袋,身体是灰绿色的,肚皮却又是白色的。那些东西会从海里出来,戴着黄金之类的,和渔民贸易。甚至于,有时他们会与人类交配,生出后代。但是那些孩子却又是人的长相,只有个别变成了那些怪物的样子。而那些怪物据说是海里的古老的神明的仆人。

“我不相信有这种故事。”那个渔民把烟蒂掐掉,“所以我从来不说。但我爷爷坚持说那是真的,他还跟我说那些混血的孩子就生活在我们之中。那太可笑了。”

“我不知道。”威尔摇了摇头,他也很难相信这个故事,但目前为止已经有太多事情都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所以他无法否认这个故事。他打开钱包,给了这个渔民一些钱,就当是带他出海的费用。

威尔不再对这个小镇抱有什么希望,因为尽管这里出了很多诡异的事情,但这些事情很难被联系到一起。最后,他决定先去找吉迪恩。

他在弗雷迪朗兹的网站上找到了那篇关于吉迪恩的文章,那里面提到了他所在的精神病院,不过他不能确定吉迪恩是不是还在那里,毕竟那也是几年前的事了。他按着谷歌上的电话预约了一个时间,就驱车过去了。

一切似乎都太过顺利了。他总能找到各种线索,这一切似乎都像有人故意为之,但威尔也找不出证据证明自己的猜测。他看了一眼彼德利娅的笔记本,根据他之前简单地翻看,那里面记录的事物已经远远超过了人类的理解,包括一系列对超自然现象的解释,但是,关于汉尼拔的最重要的秘密却被毁了,有几页被涂掉了,只能看见其中的只言片语。

“没有什么地方是安全的,哪怕是你的大脑,只要他想,他能轻而易举地侵入进来。”那是唯一一句还没有被涂掉的话。

吉迪恩坐在房间里,双目紧闭,他脸上的黑眼圈清晰可见。

“嗨,吉迪恩……”威尔试图说些话套套近乎。但是吉迪恩睁开了眼睛,他的眼里都是血丝。他大概很久没有睡觉了,或许他睡得很少。

“你不是唯一一个来找我的人。”他的声音很沙哑,像是沙皮纸与粗糙的地面在摩擦。“他们一个个都是信心满满地来的,然后最后都以悲剧收场。”

“米莉安拉斯。”威尔脱口而出。

“远远不止。”吉迪恩说。“那是一个庞大的数字,多少人想要去窥测那其中的奥秘,但从没有人能全身而退。代价是必不可少的。”

吉迪恩拒绝向他透露更多,那么继续留下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威尔转身离开,吉迪恩突然发出一阵尖锐的笑声:“愿你有个阴惨的梦,而他的是钢铁般的睡眠。②”那笑声回荡在走廊里,显得格外阴森可怖。

威尔向院方要了近年来吉迪恩的访问者的名单,他把那些记录都拍了下来。坐在汽车里,他一张张翻看,一个熟悉的名字映入眼帘——彼德利娅杜穆里埃,另他欣喜的是,后面还有彼德利娅的电话。他拨通了那个电话,许久后,电话接通了。

“葛莱厄姆先生,我等你的电话很久了。”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她听上去有些疲倦,甚至是虚弱。“我的时间不多了。”杜穆里埃看向地上的尸体,她认识那个人,他是曾经古生物系的学生,那孩子从小就认为自己是只野兽,不过长大后他学会给自己披上了人皮。杜穆里埃一直关注着他,因为他是深潜者的后裔。有部分血液渗进地板,但大部分都静悄悄地在地上流淌,她的长裙已经被鲜血浸透,腹部的伤口大得吓人,那是个致命的伤口。

“发生什么了?”威尔急切地问,杜穆里埃是他最后的线索,如果她出了什么事情,那关于汉尼拔的线索就彻底没了。或许他再也没机会窥探到汉尼拔的秘密。

“你不需要知道。”杜穆里埃笑了,血液涌上她的喉咙,她剧烈地咳嗽了几声,“那本笔记本,看完就烧掉吧,不要把它留下,那个秘密不属于人类的世界,我们都将为我们所窥探到的部分付出代价。”

“告诉我关于汉尼拔的事情。”威尔迫切地问。

“在笔记本的封套里……那里有……”杜穆里埃的声音越来越弱,“别回家,葛莱厄姆,深潜者的后裔已经等在那里了,如果你还想多活几天的话,就学着阿拉娜她们那样逃跑吧,离大海越远越好,但他总会找到你的,他从不放过任何人……”她环顾四周,这个房子是她精心打造出来的庇护所,最后她却要死在这个地方。这么多年了,她以为自己能逃掉的,现在看来,这个想法极其愚蠢。她看着那个塑像,她从奇尔顿那里买来了它,为了拼凑起最后一块关于汉尼拔的拼图,没想到却成了她死亡的见证者。她的视线开始模糊,黑暗之中,她看到汉尼拔朝她走来。

电话彻底断了。威尔不知道杜穆里埃发生了什么,或许他永远都没机会了。他迫不及待地拆开笔记本的封套,里面是几张发皱的纸。

*

得到杜穆里埃的警告后威尔没有回家,而是找了一家汽车旅馆住了下来。一天后,他在电视上看到了杜穆里埃的死讯,初步调查结果认为是一名不明身份的年轻男子闯入她家中试图谋杀。杜穆里埃自卫杀死了对方,最后因失血过多而死。威尔清楚,他可能也被盯上了。他打了个电话给阿拉娜,让她帮他跟学校里辞职,并推荐让米莉安拉斯接任她的职位,他还给阿比盖尔打了电话,让她去找阿拉娜。威尔已经对重新回归到往日的生活不抱任何不切实际的幻想了。从他开始调查的时候,他就有这样的思想准备了。就像《神曲》中的那句话:入此门者,断绝一切希望。

威尔不太太确定汉尼拔到底想要什么,他已经几天没有梦到对方了。所以中午时他决定小睡一会儿,他已经一个晚上没睡了。

“午安,威尔。”熟悉的声音传进耳朵,是汉尼拔。威尔发现自己正坐在一张餐桌前。“我猜你还没有享用午餐?”威尔看见对方了,又是一套全新的格子西装。汉尼拔微笑着给威尔端上了盘子:“法式红酒小牛排。”

“我不认为在梦里吃午饭能解决现实中我的饥饿的问题。”威尔看了一眼牛排,他似乎真的能闻到牛肉的香味。

“嗯,但是尝试一下也无妨,对吗?”汉尼拔坐了下来,开始切他自己的牛肉。威尔犹豫了一下,他试着切了一小块,味道非常棒,可以说是他有生以来吃到过的最美味的食物。“很美味。”威尔说。然后他想起了比午餐更重要的事情。他放下了刀叉:“杜穆里埃死了,深潜者杀了她。”

“节哀。”汉尼拔似乎不为所动。他好像根本就不在意杜穆里埃的死活。“那么你应该看到她的笔记本了?”

“是的,她一直提防着你。”

“我原来以为她能再活久一点的。”汉尼拔叹了一口气,“我教给了她很多东西,你也看到了。”

“我就不该掺和进来的。”威尔捂住了脸。

“但你忍不住不是吗?”汉尼拔走到威尔身后,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你的求知欲让你越陷越深,如果你没有去调查杰克的死,或许你还在学院里教书,前途一片光明……”汉尼拔的嘴唇贴在威尔的耳边,一字一顿地说:“你被我吸引了。”Will愤怒地回过头去,大声驳斥道:“我没有。”汉尼拔退后了几步,但并没有因此而发怒,他挥了挥手,餐厅变化为卧室。

“那么,我认为有必要使用一些非正常的手段来让你承认这件事了。”


①Sometimes in the Haunt of Men,出自拜伦

②维吉尔《埃涅阿斯记》

评论 ( 5 )
热度 ( 36 )

© Hesp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