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Hannigram,可逆不可拆,拒绝马杯龙杯,sy id:msdll,ao3:Killde_Achilles

【Hannigram】泽拉夫之翼Chapter2

话说本来应该是甜蜜蜜的谈恋爱,我接着以前的存档写,写着写着就变悬疑了,还是很差劲的悬疑

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这里的杯杯也不是什么圣母,而且确实拔叔是对杯杯真心真意好的

这两天被腐勒丹西发糖发到头晕,以及这次以后就没有存稿了,下次更新也不是很确定是什么时候了

以上




Chapter2.眼望着盲人所见的黑暗①



威尔打量着眼前的男人,衣冠楚楚,彬彬有礼,若不是亲眼目睹了米莉安和杰克的悲惨遭遇,他都要把对方当作是个善良的绅士了。

“我明白你的顾虑,葛莱厄姆,如果你允许的话,我能叫你威尔吗?”男人在威尔进来后关上了门。

“随便你。”威尔觉得自己应该害怕,但他显然没有感觉到这种恐惧。尽管这个叫汉尼拔的男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威尔的神经仍然紧绷着。他现在是在和一个恶魔打交道。

“拉斯小姐的遭遇我已经有所耳闻了,这让我感到惋惜。她很有才华。”男人示意威尔落座,而他自己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两杯香槟,并把其中的一杯递给了威尔,“我不希望我们之间的气氛那么凝重。”

如果不是因为他做了那么多可怕的事的话,威尔在心里想。“吉迪恩说你试图把他弄疯,你也会对我那么做吗?”威尔忍不住问,恐惧似乎已经彻底离他而去了。

这个问题给汉尼拔带来了一点娱乐,他脸上的笑容更为明显:“我绝不会对你那么做的,而且这一点并非事实。”

“并非事实?”

“能够接收到我的梦的人都是精神很敏感的人,本身相对于一般人而言他们就更容易发疯,一些微小的刺激都可能成为诱因。威尔,你是与他们都不同。”汉尼拔的声音在他耳中回荡着。

“我本以为你会打碎我。”威尔的恐惧似乎真的不合时宜地离他而去了。

汉尼拔笑了:“我认为每个人都应该得到一个机会,一个接近真相的机会。相比于其他人,拉斯小姐确实是很值得称赞了。”

“但你毁了她。”

“她一定把事情告诉你了——至少是大部分的,除了那些她不想让人知道的勾当。”汉尼拔眯起了眼,血红色的光芒一闪而过。“杰克也是,你和他在学校里离得那么近,他却瞒着你,你难道不好奇,他到底瞒了你多少?他知道了多少秘密才会招来杀身之祸?”

“你在暗示我什么?”他这么问,但他已然明析了答案。他当然知道,自己是一个处在边缘上的人,杰克不喜欢他,包括阿拉娜对他——从内心而言,阿拉娜跟他不是一类人,威尔不是通常意义上的天才,他更像人们普遍意义上的疯子,但谁又说得清呢?

“你明明知道答案。”汉尼拔明白这是个必要的探索。“但是否开始这个游戏取决于你。”

“你把人看作蝼蚁,又何必询问他们的意愿呢?”

“有趣的想法。那么你同意吗?”汉尼拔的笑容更为明显。

“我加入。”威尔点了点头,他不喜欢和人眼神交流,但汉尼拔给他的感觉就像——就像他可以对汉尼拔毫无保留,将自己的秘密,将自己的心算盘托出,即使他知道这其中的危险,但他仍然甘之若饴。

“那么,最后一个忠告,别相信其他任何人,你会发现的,这一切……最终不过是个谎言。”

*

威尔醒来时自己仍旧躺在床上,狗狗们也安静地在地上睡着。他低下头,看着被单有点出神,之前的一切到底是不是真的?威尔曾经对所谓的木乃伊的诅咒一类的神秘现象嗤之以鼻,他坚持那是由细菌导致的死亡。但现在他自己经历了这种超自然事件后,他开始怀疑以前他所知道的一切。

威尔从床上爬起来,拉开了窗帘,窗外的荒原一片萧瑟。他叹了口气,把抽屉里的钥匙拿了出来。

黑色的汽车停在了离杰克家几百米的地方,威尔下了车,从后门悄悄进了杰克的家。这不是他第一次来杰克的家,贝拉很喜欢威尔,有几年他都是在杰克家过的圣诞,但自从贝拉去世后,他还没有去过杰克家。冬日的清晨颇为寒冷,他戴着皮革手套,轻轻打开了门。似乎已多日未有人造访此处,地上有些灰尘,他径直去了书房,杰克的桌子散着很多纸,各种文献,威尔拿起来看了一下,就是他平时备课用的内容,没什么特别的。

“你难道不好奇,他到底瞒了你多少?他知道了多少秘密才会招来杀身之祸?”汉尼拔的声音在他脑海里回荡,肯定还有别的。威尔放下手里的东西,打开了抽屉,可那里什么都没有。他开始在书架里翻找,如果杰克真的发现了什么,那么他必然会留下痕迹。

最后,在一个多小时的寻找之后,威尔终于放弃了。他找到的唯一的有用的东西就是一本日记——在此之前他甚至都不知道杰克还有写日记的习惯。威尔坐在沙发上想了一会儿,决定去车库里看杰克的车在不在,但那辆车莫名奇妙地失踪了。贝弗利曾告诉他杰克是在一个偏僻的地方被人发现的,那么很有可能他是开车去了那里。贝弗利后来把关于杰克的报告给威尔发了一份,威尔还记得那是在一个森林公园里,说是森林公园,其实跟黄石公园一个性质,里面都是荒郊野岭,平时没什么人,当下又是淡季,更是如此。威尔谷歌了一下,按照贝弗利的报告,杰克应该是走了不少路以后才被杀害的,所以他的汽车应该是停在门外的停车场了。

威尔跳上自己的车,一路疾驰。最后他在一个杂草丛生的停车场找到了那辆失踪的汽车。感谢谷歌地图,否则他可能永远都找不到这里了。他用钥匙打开车门,在汽车的副驾驶座位下面发现了一本厚厚的笔记本。他打开,里面全都是各种剪报之类的,有一些甚至是几十年前的报纸,然后他看到了一张相片,就是米莉安提到的那个小雕像。那个雕像闪烁着青绿色的光芒,而威尔清楚地知道这种光芒不属于任何一种已知的元素。他合上了笔记本,把它塞进自己的包里,在确定周围没有人看到他之后,开车离开了那里。

回到家里,威尔迫不及待地打开了那本笔记本,前面一部分的简报和笔记都不是杰克的字,他向前翻,封面内侧上有一个签名,但是被涂掉了,他比对了字迹,只能猜测这曾是米莉安的笔记本。前面都是一些他已经知道的部分,但后来杰克补的那部分他还不了解。

威尔大概是在米莉安失踪了两个月后开始在大学里担任教授的,杰克从不对人提起她,唯有一次阿拉娜告诉威尔杰克之所以有时对人态度恶劣是因为他之前的得意门生失踪了。他把杰克的日记拿出来,上面最早的一篇和笔记本上最早的一篇只差了三天。

杰克一开始并没有太多过问米莉安的情况,他放手让她去干了。但后来他发现情况变得越来越复杂时他发现自己根本帮不上米莉安了,直到那一天,杰克再也联系不上米莉安了。

杰克把大把的时间耗在寻找米莉安上,他甚至都没有注意到贝拉的病一天一天加重。最终贝拉在梦中离开了杰克。

威尔翻过了这几页日记,里面都是杰克关于自己不尽职的悔恨。但他现在不关心这个。

在这之后,有很长时间杰克在寻找米莉安上都处于一种停滞的状态,直到三个月前,杰克找到了弗雷迪朗兹,那个女人有一个网站,里面充斥着各种稀奇古怪的事件的新闻,有一些都让人怀疑它们是否是编造出来的。但有一点弗雷迪做的不错,她收人钱财之后办事还是很卖力的。她告诉杰克在米莉安拉斯失踪前几个小时曾给她打过电话,告诉她她要去个小镇,据说那里有进一步的线索,然后杰克就赶去了那里,最终找到了米莉安。

但是杰克在把米莉安送回来之后,他又去调查为什么拉斯会变成这样,因而杰克拜托阿拉娜照料米莉安,也就是说米莉安的心理辅导全是阿拉娜做的。根据杰克的日记,阿拉娜是在米莉安失踪前搬来的,她的妻子 玛格是个温和的女人,她们还有个儿子,据说她们是因为玛格的哥哥死于一场惨案后想要逃离那种黑暗的生活才离开了原来的家。但显然杰克之后对此起了疑心,因为而后笔记本上附有一张报纸:维哲企业的CEO突然发狂毁容,配图是一张血淋淋的照片,图上的男人将他的鼻子割了下来,然后吃掉了,这张报纸说得模棱两可,让人摸不到头脑。还有一张是弗雷迪的报纸,上面的语言犀利,说梅森维哲是被某种超自然生物弄疯了才做出此举,在文章里弗雷迪还痛斥了人们因为梅森本来就疯疯癫癫就信了那些无稽之谈,而不懂得去发现真相。

是汉尼拔干的。但威尔接下去看,梅森两年后死于一场意外,他淹死在了自家的水族馆里。根据报道,玛格痛苦不堪,声称是由于她的照顾不周而害死了哥哥,而阿拉娜也安慰她不要过于自责。而调查结果是梅森是自杀的,因为他觉得自己牵累了玛格,致使她不能得到幸福,并且他留下了遗嘱要把所有遗产留给玛格。弗雷迪朗兹认为这是一场阴谋,因为本来梅森就时常虐待玛格,而且他本人是个恋童癖,做出这样的行为不合常理,但是她的观点却没人在意。因为显然人们更喜欢之前那个兄妹情长的版本。

威尔的手开始颤抖,他感觉自己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骗局,他周围的人似乎把他困在了一个由谎言搭建出来的世界里。汉尼拔的话语越来越印证了这一切,他不知道自己该相信谁了,或许汉尼拔才是最大的骗子,但他不能确定。

最后,杰克在笔记本上留下了两行信息,这或许是他生前留下的最后的线索。


彼德利娅杜穆里埃
美国考古学会荣誉会员



①Looking on darkness which the blind do see(眼望着盲人所见的黑暗)语出莎士比亚

评论 ( 4 )
热度 ( 34 )

© Hesp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