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Hannigram,可逆不可拆,拒绝马杯龙杯,sy id:msdll,ao3:Killde_Achilles

【Hannigram】泽拉夫之翼 Chapter1

是这样的,在手机里发现里以前的存文,就先发一部分出来了,我都忘了我写过这个

有点像《克苏鲁的呼唤》的au,在这里米莉安拉斯很重要,第一章里拔叔甚至没出现,就最后露了下脸,黑杰克故事还没开始就死了,虽然第一章很吓人(并不)但后面都是甜蜜蜜的

那么,以下



泽拉夫之翼①

Chapter1. 深渊下的阴影②

威尔在接到电话时正在回家的路上,对方要求他去辨认一具尸体。他从未想到过他与克劳福德会以这样一种方式告别,尽管他不喜欢克劳福德这个人,但他并不希望发生这种事。

他赶到医院的时候,急匆匆地冲了进去,在停尸房外面与一个年轻的女人撞了个满怀。“对不起…”威尔抬起头,对方看着像是刚从停尸房那里出来的,眼眶有点发红,或许是刚刚哭过,但最让人惊讶的是,她的右手是一只义肢。“没关系。”女人或许是发现了他惊异的目光,低下头,左手按住了那只义肢,转身快步走了。威尔看着她消失在走廊的尽头,有些困惑。

他进了门,看见有个穿着白大褂的人坐在那里看书,估计就是负责的法医了。对方察觉了他的到来,放下手里的书抬起头,露出了一个微笑:“葛莱厄姆先生吗?我是贝弗利凯兹。是我打电话通知你的。我希望你能看一下这具尸体是否是克劳福德先生。”

她起身,拉开了一格抽屉,里面是一具威尔无比熟悉的人的尸体。

是克劳福德。威尔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他的尸体,看上去…很不好。不是说面容上,而是他一塌糊涂的腹部,像是被人捅烂了。威尔感觉到胃酸泛上喉口,他有点恶心。

“容我问一下,你是死者的什么人?”贝弗利眨了眨眼,“我看你不像正常的家属…你知道的,痛哭一场之类的。”

“我是他的同事。他没有什么家属,他的妻子两年前去世了,他们也没有孩子。”威尔说。“呃,他是怎么死的?”

“他是在市郊的森林里被人发现的,根据验尸的结果被人发现时他已经死了快大半天了,而且,是被人捅了几刀之后流血过多而死的。但他算幸运的了,那天正巧有一个爬山的人经过那里,那是个很偏僻的角落,否则很难有人发现。”贝弗利把柜子推了回去,关上了门。

威尔没有回话,沉默许久后,他问:“你是怎么联系到我的?”

“他没多少随身物品,我们在手机的通讯录里面找到了你的电话,他没有标注你是谁,但根据通话记录,我觉得你们应该挺熟的。”贝弗利打开了另一个柜子,拿出了几个塑料袋子,然后带上了橡胶手套。“他随身的还有一个皮夹,里面有三百美金,一张照片,还有两把钥匙。”

威尔认出了那张照片,是贝拉的。贝拉在前两年得了癌症去世了,之后杰克就一直郁郁寡欢。杰克以前不是一个特别暴躁的人,虽然偶尔他会发发脾气,但很快就好了,自从贝拉被确诊以后他就变了个人似的,整天像个火药桶。“你还通知别的人了吗?”

“还有一个人,叫米莉安拉斯。”

“她是不是有一只义肢?”

“没错,但你怎么…?”贝弗利疑惑地问。

“我刚刚看到她了。”威尔解释道。“对了,那钥匙能给我吗?我可能可以替他整理一下东西。”

“虽然这违反了规定,不过我也可以通融一下。”贝弗利打开塑料袋,拿出了那两把钥匙,给了威尔。“就这样吧,有事我会再打给你的。”

威尔接过钥匙,点了点头。“谢谢你,凯兹小姐。”
*
威尔坐在办公桌前,呆呆地盯着一旁的空桌子。杰克在之前向学校里请了一周的假期,今天本还是他回来上班的日子,可他却回不来了。

就在他还沉浸在悲痛中时,威尔的手机响了,是一封电子邮件——来自于杰克的。这是个定时邮件。他困惑地打开了这封邮件:

威尔,如果你收到了这封邮件,我应该已经不在了。这一切远比我想象的要更加可怕,更加危险。但我必须要解出这个致命的谜题。他们一直在追我,想置我于死地。去找米莉安拉斯,她会告诉你一切。

邮件叙述的内容太零乱了,这不是杰克通常的风格,作为一个历史系教授,他通常都是个很有条理的人。但现在,杰克的死因显然不及他认为的那样简单。他起身披上外套,拨通了阿拉娜的电话:“阿拉娜,帮我请个假,我下午有急事,先走了。”还不等对方向他抱怨,他就挂断了电话。

他挂断阿拉娜之后打给了贝弗利:“凯兹小姐,是我葛莱厄姆,我需要米莉安拉斯的住址,现在就要,谢谢了。”

两分钟之后,威尔收到了贝弗利的短信,他一路狂飙到了那里。

那是一处不起眼的小公寓楼,外墙上爬满了爬山虎,部分外墙甚至有些剥落,即使是白天房间里也都拉着窗帘,他对了下门牌号,然后按下了门铃。开门的就是那天他在医院看到的女人。对方脸上写满了疑惑。“我是威尔葛莱厄姆,是杰克的同事。”对方紧锁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然后她打开了门,让威尔进去了。

“杰克常向我提起你,他说你很有天赋,我记得你可是学校里最年轻的历史学教授。”米莉安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那么你找我有什么事呢?”威尔拿出手机,把那封邮件打开递给了对方。米莉安本来还笑盈盈的,然而她的表情越来越糟糕,最后,她几乎是颤抖着把手机还给了威尔。她有些呼吸过度,汗珠从头上滚落下来。

“抱歉,我有些失态了。”米莉安把头上的汗抹掉,然后努力在沙发里坐正,“你不该来的。”她局促地搓了搓手,有点坐立不安。“没人该知道这个,我告诉了杰克,可结果是杰克死了。是我害死了他。”

“冷静,米莉安,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

米莉安曾是杰克最出色的学生,杰克常喜欢她,甚至参加各种学术会议时都会带上她,让她当自己的助手。那时贝拉还没死,杰克的性格也没那么糟糕。

而一切都始于一次美国考古学会的会议。弗雷德里克博士带来了一尊塑像,希望他的同僚们能帮忙鉴定。“朋友们,虽然极不情愿,但我不得不承认这尊雕像超出了我的认知范围,这上面的文字我真是闻所未闻。”奇尔顿说。弗雷德里克博士是个招人厌的家伙,夸夸其谈又鲜有真才实学。但这次他诚恳地态度以及那尊神秘的雕像确实很吸引人。这尊雕像的形态已经超出了常人所能描述的邪恶,只要看一眼似乎便会给人带来无穷的恐惧。在众人传看了一遍后,杰克问:“弗雷德里克博士,你何不介绍一下他的来历呢?”

米莉安不太记得奇尔顿具体说了什么,所以只是简述了一下。奇尔顿的一个朋友富兰克林是个有些神经质的人,突然有一天他跑来跟奇尔顿谈论了他一些奇怪的梦境,他说他梦到了一个男人,暗金色的头发,高高的颧骨,穿着笔挺的西装的人。之后他就时常梦到那个男人,对方会指示他做一些事情,开始他没有照做,因为他认为那只是个梦。但后来那个男人警告他若是不照做就会有灾难降临,他感到恐惧便照做了。他去了一片森林,在森林里他找到了一个废弃的神坛,神坛上有一个小雕像。他取回了雕像,但没过多久就被杀了。凶手叫做托拜厄斯,被捕时他手里拿着那个雕像,说富兰克林的死是神的旨意,他亵渎了神,而他只是神的代行者。最后这尊塑像由警局交给了奇尔顿。

杰克不相信那个故事,但米莉安记下来了。在场的人纷纷为了这个故事而摇头,他们同样不相信,然而他们也不能说出这个塑像的由来。因此这尊塑像的问题也就不了了之了。散会以后,米莉安主动提出去调查此事。在几周的追查后,她找到了一个记者。

弗雷迪朗兹是个自由新闻人,在她的帮助下米莉安拉斯在一个精神病院里见到了吉迪恩。他有着和富兰克林相似的经历,他说他是在梦中受到指示后才杀死了自己的妻子。

“你们所说的神到底是谁?”

“他称自己为Hannibal,Hannibal Lecter。”吉迪恩回以一个狰狞的笑容,“我不相信他,他试图把我变疯。”

米莉安又问了他关于富兰克林的事。

“我们中的一些人能够接收到他的意志,也就是梦境,他以此来操纵别人,他对现实没有影响力,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操纵别人的精神。”吉迪恩突然站了起来,一把抓住了铁栏杆,凑到了米莉安的面前:“拉斯小姐,他已经盯上你了,你跑不掉的,我们都跑不掉的。”护工冲上来把他拉开,在走之前吉迪恩都重复着这些话语,留下米莉安拉斯一个人恍惚地站在原地。

米莉安回家后感觉自己状态一直不太好,她在整理资料时伏在书桌上昏沉睡去,却飘飘然进入了一个密林,那像是个庄园。她分开林叶,翻过了破败的矮墙,在进入了那栋大宅后,她看到了——那个人现在那里,强烈的光芒太过于刺眼,她能听到对方的话语。

“拉斯小姐,你已经知晓了太多我的秘密,你必须接受我的惩罚。”

她从梦境中惊醒,桌面上已经一塌糊涂,有几个潦草的自己留在了纸上,是一个地址。她去了那个小镇,冒着暴雨出海,那个坐标在海上,她在风雨中看到了某种黑色的石头高出水面,那像是某种远古遗迹,就像是雅典卫城。她不顾一切地攀上那里,狂风巨浪拍打着黑石,绝望向她的心头席卷而来。她看到了一扇石门,她甚至都难以确定这是否是门,门上厚重的花纹让人恐惧,米莉安不认为她能打开这门,它太大了,比她所见到过,听闻到的任何门都要大。但门自己开了,以一种扭曲的,超越她认知的方式打开了。那里面是黑暗,纯粹的黑暗。她走了进去,双腿已经不受自己控制。她看到了,那东西即使在黑暗中也那么耀眼,并非是通常意义上的耀眼,而是一种反衬,他比黑暗更加深邃,比光明更加闪烁。她不知道那东西是否可以被称之为“他”。

“拉斯小姐,你来了。”这声音传入她的脑子里时,她才意识到,这是个圈套,但她已经无处可逃。

之后就是无穷无尽的黑暗。她失去了大部分的记忆,只有冰冷潮湿以及恐惧深深地烙印在她的心里。

杰克在离她家几百公里外的一个小镇的精神病院里找到了她。那时她已经没了右手,整个人显得消瘦而凌乱,没有半点两年前那个意气风发的米莉安拉斯的影子。她像个死人,更确切的说法是行尸。医院里的护工说,这个女人在两年前来到这个小镇,不顾劝阻在一个暴风雨的夜晚出海了,几天后她随着破碎的木板飘到了沙滩上,右手像是被什么扯断了,只剩下残肢,她什么都不记得还疯言疯语,人们只得把她送进了精神病院。

杰克把她接了回来,在将近一个月的治疗后她才渐渐清醒过来,而她看见了坐在病床边的杰克,泪水止不住的涌出,她活着回来了。她想给杰克一个拥抱,可她只有一只手了。后来杰克出钱为她装了义肢。最终她回到了自己家里,看着保险金度日。

*

“那杰克怎么会死?”威尔问,“他和这一切都没关系。”

“他想要追查这一切,而后他碰到了那些所谓的代行者。”米莉安捂住了自己的脸,“我为了真相付出的代价太多了。葛莱厄姆先生,忘了这一切吧,把杰克安葬之后就回到你的生活里去吧。然后期待他会在你知道了那么多之后还放过你。”

“谢谢你的警告,拉斯小姐。”威尔起身,给了对方一个拥抱,在承受了那么多的痛苦之后她确实需要一些温暖。

*

威尔站在那栋房子门口,陷入了迟疑,他觉得自己是在梦里,但他不知道这栋房子是哪里来的,而且貌似现在他只有一个选择,就是进去,他没有退路。

门打开了。

出乎意料,他看到的不是米莉安拉斯描述的任何一种可怕的景象,而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房间,一个男人站在门口,面带微笑地看着他。

“威尔葛莱厄姆,欢迎你。我是汉尼拔。”

①来自于荷尔德林《爱之歌》中“爱扇动泽拉夫的翅膀”,此处化用了这句诗。
泽拉夫的翅膀,《圣经》中有六个翅膀的蛇形生物。

②阴影,希腊的观念认为死者以安静,无声的阴影活在阴间。

评论 ( 10 )
热度 ( 57 )

© Hesp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