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Hannigram,可逆不可拆,拒绝马杯龙杯,sy id:msdll,ao3:Killde_Achilles

【Hannigram】行与梦No.1

不出意料地卡肉了,于是开了新坑。但肉应该很快会补上,这篇的脑洞源自于看24个比利的时候的胡思乱想。以及纠结了一下还是今天更新了,顺便祝各位元旦快乐



简介:Will总是丢失时间的原因是他还有一个人格——一个更加黑暗的人格,而Hannibal必须在这两个人格中做出选择。



正文:





噩梦使Will从床上醒来,闹钟显示时间是6:30,他头痛欲裂,就像整夜没睡一般。他拉开窗帘,花了点时间适应了那刺眼的光芒,然后叹息着离开了那个还残留着噩梦气息的房间。

他洗漱完毕,喂了狗,在他用那些几乎称不上食物的东西填饱他的肚子的时候,Jack又打来了电话——自他杀死Hobbs之后他感觉自己越来越不对劲了,但Will还是接通了电话。

“Graham,有个新案子了。Dr.Lecter已经在路上了,你也快点过来。”

Jack的话就像防空警报一样回荡在Will的脑子里。他把那些没吃完的东西扔进了垃圾桶——因为它们本身就没有多大的营养价值。他披上外套就匆匆离开了家。

*

等Will到达现场的时候,Hannibal已经到了,而Jack显得很不耐烦。

在Hannibal想要开口向Will问好之前,Jack已经等不及了。“你得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情况,Graham。”他像是在竭力压制住自己即将喷发的怒火。

Will觉得好像自己才是那个做错事的孩子,尽管这些令人作呕东西实际上与他毫无干系。

他对医生点了点头,然后摘掉了眼镜。这个凶手的手法非常地粗暴,有些部位似乎是被生生地撕扯开来的,肠子已经被移动过,为了固定那些插进腹腔里干枯易碎的花朵,但也不算是干花,死者的嘴被切开,以一种不正常的角度张裂,舌头上放满了艳丽的红色玫瑰。

“其实腹腔这里还应该再有一些干花的,但它们实在是太容易碎了。”Zeller指着地上一些干花的碎屑说。

“这些玫瑰很新鲜。”Jimmy补充说,“应该是新剪下来的。”

“最重要的时,肾脏不见了。”Beverly说,“周围我们搜寻过了,没有找到。按推测应该是被取走了。”

“我觉得这个凶手应该叫'繁花圣母'。”Jimmy严肃地说。

“嘿!为什么不让我起名字?”Zeller显然对此有所不满。“这里多久才能有一个新的人让我起名字啊!”

“我觉得Jimmy起的名字很好,是让·热内的小说对吧?”

“没错。”

Jack终于忍不住了,咆哮道:“安静,这次就用Jimmy起的名字了!让Graham上来!”

Will走上前,闭上了眼睛,他痛恨他的移情,却又不得不使用它。

他重新睁开眼睛,剧烈地喘息着,移情对他的影响在增强,而且负面影响居多,他越来越深陷其中。

“是开膛手吗?”Jack问。

“不是。”Will摇了摇头,他重新带上了眼镜,“这个凶手,你们叫他繁华圣母,更像是在对切萨皮克开膛手表达一种感情,尊重……或者……”他顿了一下,在脑海里寻找合适的词句以形容这种感情。

“爱。”Will说,“他在示爱。”

Jack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盯着Will。

“所以说切萨皮克开膛手又多了个狂热的追求者了?还有,你确定是'他'?”Zeller道。

“只是个代称,但凶手是男性的可能性更大,因为一般女性的力气没有那么大。无论如何,切萨皮克开膛手都会再次作案以给出他的回应,而那时他应该已经知晓了对方的身份。”Will说,他背过身去,这场面让他胃里翻江倒海。

“你必须找出这个凶手。”Jack对他怒目而视。

“我尽力吧。”Will已经没有心思了,现在他只想快点回家。他向Hannibal道了别就上车了。

目送着Will离去,Hannibal看了看Jack:“你不该给他施加那么多的压力,尤其是在他还没恢复过来的时候。”

“凶手可不会等他恢复过来之后再作案。”Jack显然正在发怒,对Hannibal没有好气,说完就把他扔在一边自己去忙别的了。

Hannibal见Jack对自己不理不睬,也不再多说,离开了现场。但不得不说,无论凶手是谁,他确实达到了目的,他引起了切萨皮克开膛手的兴趣。

出于对Will的关心,Hannibal把车掉了个头,向Will家驶去。

*

案发地离Will家不是特别远,Hannibal没多久就到了,他把车停好,很有礼貌敲了敲Will家的门。

“Dr.Lecter?”Will困惑地看着Hannibal,显然他对Hannibal的到来感到意外。“先进来吧。”他打开了门。

“谢谢,Will。”Hannibal报以一个职业性的微笑。

“我觉得你状态不好。”Hannibal直截了当表明了自己的来意。他避开地上散乱着的一些垫子,跟着Will在沙发上坐下来——尽管上面的狗毛会毁了他的衣服。

谁都知道。Will在心里嘟囔着。

“我很好。”Will说。而他的内心在大喊着“骗子!”

“Will,告诉我你怎么了。”Hannibal的话简直像在给他催眠,让他觉得自己被诱导着。

“我在丢失时间。”Will终于开口了。“我不知道我做了什么,三天前我醒来时发现自己从阁楼上的天窗里爬了出去站在了屋顶上。而昨天晚上我觉得我可能一夜都没有睡,可我不知道我去了哪里。”

“这不是什么好的征兆。”

Will的肚子不合时宜地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响,这使得他更加窘迫。

“你吃早饭了吗?”Hannibal问。

“吃了……一点。”

“我去给你做点吃的。”Hannibal站起来,Will再这样子下去迟早会崩溃的,而他自己比谁都清楚。“你先休息一会儿吧。”

Hannibal打开Will家的冰箱,检查了一下里面的存储物,没有什么蔬菜,只剩几个番茄和一些甘蓝,肉大部分是鱼肉,但是其中一个包装吸引了Hannibal的注意力。他把那个袋子拿出来,里面是一个肾脏,看上去很新鲜——新鲜到就像刚被摘除没多久。

他有点困惑,但Hannibal没有问。他自作主张地把它变成了他和Will的午餐。

“味道很好。但是这是肾脏吗?”吃到午餐时,Will问。

“没错。”Hannibal微笑着点头,他吃了一口就知道那时什么了。Will梦游的时候到底做了什么他已经猜的八九不离十了。

“我冰箱里有这个吗?”Will困惑极了。

“也许是你很久之前买的。但至少作为一顿午餐而言,它很好地完成了它的使命。”Hannibal看着Will一口一口吃下那些食物,从内而外地感到愉悦。

“也许。”Will含糊其辞地点头。

*

“你好,Dr.Lecter。”Will推门而入,显得精神抖擞,几天前Hannibal从他身上看见的颓唐一点踪影都没了。

“Will,你比预定的时间早到了二十分钟。”Hannibal看了下手表,Will从不早到那么多,有时最多是早几分钟,至少他从不迟到——除了那次他在FBI的教室里睡着了。“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吗?”他站起来。

“Dr.Lecter你难道对我给你的礼物一点感触都没有吗?”Will笑着走到了沙发后面,他的眼睛微微眯起来——这让Hannibal脑子里的警铃激烈地作响,那是狩猎者的眼神。

“你是谁?”他的手悄悄地像书桌上的手术刀移去。

“我劝你不要再打那把刀的主意了。”Will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我就是Will。这里只有你和我,没有别人。”

Hannibal盯着对方,没有动。“你说你是Will,但你不是我一直以来认识的那个。”

“对。我就是那个所谓的'繁华圣母',其实我觉得这个名字还不错。”他点了点头,“Will一直不知道我的存在。”

“所以,其实Will从很早以前就在丢失时间。”Hannibal小心翼翼地试探着对方。他不了解对方,他还需要更多的时间。

“我没有一直占用他的身体。最初我出现的原因,只是为了保护Will。”

“但是你的目的渐渐不那么单纯了不是么?”Hannibal步步紧逼,想要保持自己的领先地位——野兽的本能。

“我被你吸引了。”哦,一个陈述句。那么肯定,像是一把刀要把Hannibal的面具从他脸上割裂。

“你知道我是谁。”Hannibal动摇了一下,几乎注意不到,但Will确实注意到了,这能给他带来一种征服感。

“现在你也知道我是谁了,不是吗?”Will狡黠地眨了眨眼。

“没错。”

“一次完美的开诚相见。”Will总结道,他在沙发上落座,对Lecter做了个邀请的手势,“我想我们还有很多值得讨论的内容。”

“是啊。”Hannibal绕过书桌,他终于彻底放弃了那把刀,这个Will能给他带来不一样的乐趣。

*

“Dr.Lecter?”Will在Hannibal办公室的沙发上醒来,,他还有点迷迷糊糊的。

Hannibal在书桌后的扶手椅里坐着,像是在本子上记录着什么。“你睡着了Will。我觉得你可能是太累了,所以我没有叫醒你。”

“我并不觉得有恢复了多少精力。”Will嘟囔着站起身。“我该走了,Dr.Lecter。”

“明天见,Will。”Hannibal微笑着说。

“再见。”直到启动了汽车时,Will才想起来Hannibal和他的下一次预约在后天,他猜想或许是Hannibal的口误,但他也没有在意。他叹了口气,驾车离开了。

TBC

评论 ( 12 )
热度 ( 45 )

© Hesp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