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Hannigram,可逆不可拆,拒绝马杯龙杯,sy id:msdll,ao3:Killde_Achilles

【Hannigram】五次Hannibal想上Will一次他成功了No.3&4

先祝各位圣诞快乐,然后这次稍微有点偷懒把3和4并在一起了,下次不出意外应该是肉

然后看红楼梦看到说其实宝玉黛玉对对方都是真心实意却非要用假情来试探对方,感觉这个对拔杯也超合适啊

以上扯远了,下面是正文




Will跟Hannibal游览了圣家族大教堂,全程他都没有跟Hannibal说过一句话。他也听不懂西班牙语,更别说加泰罗尼亚语了。

Will一点都不开心,他身上散发出的负面情绪让别的游客都小声议论,有的甚至上前向Hannibal询问他到底怎么了。而Hannibal也只是微微一笑,表示Will最爱的狗死了,他陪他出来散心。

当然以上这些对话Will也没听懂。

午餐他们在街边的一家小店吃了饭。其实Will本来不想在外面吃饭的——考虑到服务员的安全问题。不过Hannibal似乎对午餐还算满意。

“所以你为什么要带我出来?”午餐以后,Will终于打算和Hannibal谈一谈现在他们的状况了,而他们从早上到目前为止只说过一句话。

“因为这是你的意愿。”Hannibal说。

“好吧。但是你总有你自己的目的不是么?”Will耸了耸肩,Hannibal的回答并没有让他满意。

“我希望你能开心点。”

Will沉默了。

“还有一件事,因为你之前一直在家里我没有提,在家以外你不能再叫我Hannibal了,安全起见。”

“那你叫什么?”

“我的名字是Giuliano,你的是Aurelio。”

Will在心里默默重复了几遍这两个名字,却总觉得陌生。

“那么,Giul…”他开口,却怎么也念不对。

“Giuliano。”Hannibal颇有耐心地纠正了他。

“回去吧。”Will摇了摇头,他讨厌这种披着伪装的生活,他开始思考失忆前的自己到底是怎么在这种生活里过得如鱼得水——或许他也和自己一样窘迫?

Hannibal没有问Will为什么突然提出这个要求,他或许只是觉得Will突然没了兴致,但他点头同意了。

“如果我们现在回家,也许还有机会享用下午茶。”在汽车上,Hannibal看了看时间道,“我们还有点慕斯蛋糕。”

“其实我更想吃甜甜圈……”Will嘟囔了一句,他没想让Hannibal听见,但Hannibal听到了。

“甜甜圈的热量太高了。”Hannibal说。Will听到这里几乎有些懊丧,因为他确实很想吃。

“但是偶尔为之也并非大碍。”

“我以为你不会愿意让我吃这个。”Will有些惊讶。

“我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你以前偶尔也会提出一些类似的要求,我认为你对甜食的品味中或许一直保留了这一部分。”Hannibal微笑着说,至少现在Will重新变回了那个开朗(这个词可能并不十分恰当)的人。

“这真是让人惊喜。”当Hannibal把汽车停在了一家面包房外面,Will脸上出现了大大的笑容。

“你以前一直喜欢这家。有的时候你还趁我不在的时候偷偷来买。”Hannibal叹了口气。他打开车门。“店主跟我们是朋友,但我估计你也不认识他了。”

Will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软软的有点赘肉,现在他总算是知道原因了。

但是五分钟之后,Will就把他的小肚子忘得一干二净。他在车上差点忍不住就把那些甜甜圈吃了。

Hannibal盯着他:“你答应过我不在车上吃的。”

“你知道的,那不是我。”Will的手已经伸向那些甜甜圈了。他几乎可以想象出它们甜美的口感。

Hannibal打掉了他的手,他的声音在此刻格外低沉:“如果你执意如此,那么惩罚就不止于此了。”

Will的身体因为疼痛而颤抖,有的时候身体记忆真的是最好的记忆方式。他含糊不清地嘟囔了一声,收回了手。

“Will,刚刚的事我很抱歉,只是你知道……我有一些原则……”在家门口,Hannibal打开门,叹息道。

“我知道。但是曾经我不也是乐此不疲地违反它们么?”

“确实。”

*

看着Will吃甜甜圈的确能给Hannibal带来极大的乐趣——这也就是为什么Hannibal会允许他购买那些不健康的食物。

Will一口口地咬着那个甜甜圈,在吃掉最后一块之后还不忘记要把手上的糖霜舔掉——他色情地吮吸着,就像他曾经吮吸着自己那样,Hannibal出神地想着。

不过暂时地他把性欲甩到了脑后,让那种饕餮的食欲填满了他的心。

■■■■■■■圣诞特别回馈No.4■■■■■■■

“圣诞节了。”Hannibal看着窗外熙熙攘攘的人群,现在还太早了了,自然是没有什么人在街上。但冬天的西班牙没有美国那样的大雪,似乎圣诞的氛围也淡了不少。

“是啊。”Will抚摸着他的狗,道。“说真我觉得我们该搞棵圣诞树,然后像普通人那样互赠礼物。”

“也许。”Hannibal的视线还停留在窗外。

“冰箱里的那几位一定也想好好的过一个圣诞。”Will补充道。狗狗乖巧地在他身上蹭了蹭,引得Will连声赞叹。

“我在遇到你之前一直是一个人过的圣诞,对我来说那和平时没什么区别,只是有一个独身一人的雪夜。”Hannibal回过头来,看着Will。

“我以为你会像往常一样……额……狩猎。”Will纠结了一下,还是开口了。

“我圣诞晚上不杀人,因为不想被冠上圣诞杀手这种愚蠢的名头。”Hannibal看上去很冷漠,Will却有点想笑,但现在似乎不是一个合适的时机,所以他忍住了。

“那可真是悲惨。”这句话出口之后,Will才想起来自己也没有好好地度过他生命中的大部分圣诞节。除了那一年Beverly邀请他和她的家人一起过节——那是他为数不多的快乐的回忆。“好吧,其实我也差不多。冬天和狗狗们窝在一起,没有圣诞树,没有火鸡,也没有礼物。”

“圣诞是个无聊的节日。”Will补充道。

Hannibal没有回应。Will很难猜出他在想什么。

但他很快得到了答案。

晚餐之后,顺带一提,Hannibal在主食里加了一点点火鸡肉——不是人肉的那种,这让Will颇感欣慰。

“跟着我,Will。”Hannibal洗完了碗,领着Will穿过了房子的长廊,在一扇其貌不扬的门前停了下来。Will觉得自己从未来过这个房间。

“我不知道房子里有这个房间。”Will说。

“这是我的工作室。”Hannibal打开门,里面黑乎乎地,一点光也没有。他摸索着按下了灯的开关。

里面是各种画架,还有一些未完成的画作。“所以……”Will开口。

“我现在在从事艺术工作。”Hannibal走进去,地上有一幅画,上面盖着一块素色的布,刚好遮住了画面,金色的边框若隐若现。他抓起那块布,抽走了它。

“噢!”这是Will唯一能发出的声音了。

那是一幅油画,而主角就是Will自己。画中的他头戴桂冠,斜倚在黄金的雕花的王座上,神色中显出一丝慵懒,但绝无疲惫,更像养精蓄锐的猛禽,而他的脚下是尸体,染着鲜血,使王座的底部微微泛着红光,他身上白色的袍子却没有沾染到一滴血迹,那样纯洁。他像圣母般慈爱,又像晨星那般耀眼。

“圣诞快乐,Will。”Hannibal微笑着说。

“天哪这是我的圣诞礼物吗?告诉我你准备了多久?”Will还沉浸在刚刚的震惊之中,他的声音都在颤抖——因为那种极致的满足与愉悦。

“半年。”Hannibal说,“我一直瞒着你,想给你个惊喜。”

“我简直……”他想说感激不尽,但那又显得疏远,他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来表达自己。

“我知道。”Hannibal点了点头。

*
“真抱歉没有给你准备礼物。”Will给了Hannibal一个吻后说。

“我相信你准备了。等你想起来之后可以再补上。”Hannibal拨开Will凌乱的头发,吻了吻他的额头。“睡吧,Will。”

“嗯。”

Hannibal有一件事没有告诉Will,其实Will的礼物早上他就收到了,Will让邮局在圣诞节发出了这份礼物。

那是一只鱼钩,银制的钩子上雕着复杂的花纹,后面系着艳丽的蓝紫色的羽毛。

Hannibal看着沉睡的Will,决定还是让这件事暂时地成为一个秘密。

TBC

评论 ( 7 )
热度 ( 86 )

© Hesp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