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Hannigram,可逆不可拆,拒绝马杯龙杯,sy id:msdll,ao3:Killde_Achilles

奇异博士衍生【Hannigram】Reserve(下)

终于写完了,改了几遍还是不满意,总觉得哪里不好,但也只能这样了,感谢大家的喜欢了啦,过两天应该会出个番外,就当做200粉的回馈,总之祝食用愉快




正文:


Kaecilius站在窗边,窗外是喜马拉雅山,他自从来了塔玛泰姬之后就没有再回过美国。因为没有那个必要,那里已经没有什么值得他留恋的了。

他有的时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甚至开始疑惑,他真的还是Hannibal Lecter吗?亦或者Hannibal Lecter只是他臆想出来的一段过去?

过去似乎已经开始模糊,他锁住了他过去的记忆宫殿,无比沉重的枷锁,确保他不会再去追忆。他重新建造了新的记忆宫殿,有点像塔玛泰姬,尼泊尔的风格,木质的雕花走廊,窗外永远是喜马拉雅山的冰雪。

他不再梦到Will,似乎他已经确实忘记了对方。可是,每当他那么以为,他有时仍会无意落泪。Will的房间永远无法彻底被封住,无论他如何努力,总有那么一些会渗漏出来。

Will就像他的过去,缠绕着他。

照古一的话,他对于魔法的天分极高,他很快读完了图书馆里大部分的书。但是,还有那么几本——古一收藏的那几本——他没法实践。

他在那本书里看到了多玛姆,那个美丽的生物,他看到了从黑暗次元里汲取力量的办法,最重要的,他看到了,如何把多玛姆带到这个世界来。

他渴望那种美丽,为了他自己,也是为了Will。

古一有个很不好的习惯,她喜欢把咒语的后果写在咒语的后面。Kaecilius当然看到了那种结果,被吸收然后化作多玛姆的一部分。他不害怕死亡,实际上他对永生没有多大兴趣。他认为正是因为人类生命的短暂,他们脆弱的躯体才会爆发出无尽的力量。

如果说他为何牵挂过去,也许还是因为Will。他们曾给世界留下浪漫绚烂的一笔血红,他们本该一起完成这幅画作。他必须独自一人补完这幅画,每一笔他都会想起Will,即使这会将他的心撕裂。

多玛姆必须是最后一笔,他还欠Will一场盛大的葬礼。无数人将会充当他的鲜花,而他自己将是其中最灿烂的一朵。

不过,他还缺几个帮手。

Kaecilius转过身去,塔玛泰姬这里有几个人倒是不错的选择。只需要一些花言巧语和一点诱饵,他有信心能解决这个小小的问题。

*

Will在佛罗里达的一个海滨小镇安顿了下来。

日子就像曾经没有Hannibal的那三年一样平淡,他在那里修船。其实FBI的津贴足够他什么都不用做,但是他更喜欢让自己忙起来。因为每当他停下,每当他孤身一人,他都会想起Hannibal。每天都是如此。

他告诉镇子上的人,他的丈夫和养女死于车祸。人们对此深信不疑,他们都是善良的人,Will想着,但他不是,他是个杀人凶手。他痛恨自己的黑暗,却又爱之入骨,就好像Hannibal还会站在他身后,引诱他,指引他。

偶尔的,Alana和Margot会带着儿子到他这里玩。但她们从来对一切有关Hannibal的事情缄口不言。Will看着他们幸福的样子,想到他和Hannibal,还有Abigail,他们曾经也有这样的机会。他亲手毁掉了这一切。

如果可以,他希望时间逆转。可他不能。

有一天,他在报纸上看到了关于Dr.Strange的消息,他出了车祸。他决定过一段时间去纽约探望对方。他不知道自己去有什么意义,也许对方根本不记得他是谁,但是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自己应该那么做。

几个月之后,他去了Dr.Strange原来的医院,没想到对方早就不在了。不过有个急救室女医生倒是好心告诉了他:“Stephen去了尼泊尔的加德满都,非说是要找什么塔玛泰姬,他太固执了。”她摇了摇头。

Will猜测着他们的关系,他没有对此做出评价。但是他还是像对方表示了自己的感谢。

Will在纽约的市中心看到了一个熟人——千代。

对方以一种吃惊的眼神看着他,然后走上前给了他一拳。

“你活着。”五分钟之后,在街边的一个咖啡馆里,千代替他买了一杯咖啡。

“你那一拳下手真狠。拜托,能不能不要每次见面都这样?第一次你把我推下了火车,第二次你给了我一枪。”Will揉了揉肚子,抱怨道。

“你为什么还活着?”

“FBI的报道是假的。我被当做证人保护起来了。”Will喝了口咖啡。

“你知不知道Hannibal为了找你都快疯了?你知道他在看到报纸前的那些日子是怎么样浑浑噩噩过来的吗?你知道他在看到你的死亡报道之后有是怎样失控的吗?”

听到Hannibal的名字,Will眼前一亮。“他还活着?”但随之而来的是深深的自我厌恶,Hannibal为了他而疯狂,可他却抛弃了他,在佛罗里达的小镇上生活,仿佛对方已经死去。他从来没有想过Hannibal是否还在某处等待他,他也没有想过对方是何等的焦急想要得到他的消息,他从来没有想到过要去确认对方的生死。

“不清楚。自从他去了尼泊尔之后就没再联系过我。”千代摇了摇头。这不奇怪,在Will去立陶宛之前她也很久没有联系过Hannibal了。

“他去了哪里?”Will仿佛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塔玛泰姬。”

*

Will把狗留给了Alana照顾,他说他要去尼泊尔这个遥远的东方国度散心。

对方担忧地看着他:“你没事吧?”

“我很好,只是想换换心情。不用担心我。”Will勉强挤出一个笑容。他不能再等待,现在他是那么迫切地想要见到Hannibal,与对方分离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折磨。

他到了尼泊尔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多亏千代用手机拍下了那本日记,他成功找到了那栋房子。

Will怀疑地打量着这栋可疑的建筑物,敲了敲门。

一段时间后,门打开了。一个穿着——额,如果非要说的话——奇装异服的男人探出头来。“你有事吗?”他眉头紧蹙,就好像是怕Will破门而入似的。

“额,是塔玛泰姬么?我来找人,找额……”他犹豫了一下,Hannibal估计不会用真名,但是他也不知道对方的假名。“应该说是我的朋友,Stephen Strange。有这个人吗?”

“有。你先进来吧。”

Will进了门,却发现这里一片狼藉。木质的移门斜在一边,摇摇欲坠,地上是各种木屑,似乎还有碎瓷片。他甚至开始怀疑在他来之前这里是否有过一场地震。

“当心地上。我先带你去见古一大师。Strange现在不在。”

他们穿过凌乱的长廊,来到了大厅,那里还算整洁,似乎已经打扫完了。

“古一大师,这个人说他来找Stephen Strange。”

“好的,你先退下吧。”古一转过头,她似乎在担心着什么,心神不宁。

“你叫什么?”她问。

“Wi……额不,我叫Christian Blake。”Will发现自己说错了,急忙改口道。他确实有点紧张,Hannibal似乎不在这里,如果他在他应该知道自己的到来。

“你的真名。”

“Will Graham。”Will瞳孔微微放大,对方的反应比他想象的更加敏锐。

“你也不是来找Strange的,对吗?”古一像是把他看透了一样,把他的外壳一层层剥开。

“不,只是……”他试图解释,但最终放弃了,“请问你见过这个人吗?”他把Hannibal的照片从口袋里拿出来,这还是他从报纸上剪下来。在他出发之前,他找遍全家,也没有发现对方的任何照片。

“啊,是啊,Kaecilius……”古一的脸上显出了一种疲惫的神色,像是忧虑又像是失望。“他不在这里了。”

“他还有多久能回来?我可以等。”Will焦急地说。一阵失落涌上心头,似乎唾手可得的东西再次悄然溜走了。

“我很抱歉,但我想他不会再回来了。如果你真的要找他,我可以给你两个地址。”她拿起笔,写下了两个地址,然后把纸递给了Will。“你先去纽约,再去香港。”

“古一大师,纽约圣殿受到袭击了!”突然一个人急急忙忙冲进了房间,匆忙间撞倒了一个瓷瓶。

她的眼神立刻严肃起来。“好,我马上过去,你负责把他送到香港。”

“祝你好运,Graham先生。”她看了他一眼,像是在诉说一种永久的别离。

Will有点迷糊,直到那人一把抓住他:“从这里穿过去就到香港了。”他眼前多出来一个一人高的圆环,但是外面的景色显然与此不同。“什么?”他困惑地问。结果却被那人推了进去。

他一个踉跄穿了过去,再回头,那个圈已经不见了。他环顾四周,自己在一个小巷子里,他拍了拍衣服,走了出去,外面已经不再是尼泊尔的景色,而是香港的一片繁华。

三个小时后,Will终于在酒店里安顿下来。他打开电视,却看到一条新闻。

“在今天下午,纽约市突然发生了爆炸,有一栋建筑物被炸毁,目前原因不明。还有一则新闻,一身份不明女子突然从高楼坠落,抢救无效死亡……”

Will简直不敢相信,尽管头部已经做过处理,但是从服装他还是看出了那人就是古一。他不是第一次看见尸体,可是……他不知道该做什么了。他大概已经猜到了,这是Hannibal做的。他与古一只有一面之缘,但是……

Hannibal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心如刀绞。也许这一切都是由他而起,只要他当时能去找Lounds,他能让她写一篇报道,甚至只是留下一串暗号——这真的不是什么难事,Hannibal肯定看得见。他的行为再次给别人带来了灾难。

他站起来,那张纸条还在他的口袋里。

他还有一次机会,但他必须抓紧时间了。

*

Kaecilius把古一扔下去的时候,他注意到了,她眼中流露出一种同情。这种疑问让他迷惑,她不可能为了多玛姆的事情同情他,那表情,就好像——就好像他没有将某物珍惜。

他不知道古一的用意,也不可能再知道了。因为她已经死了。

他仰望着天空,那里已经开始破碎,多玛姆的入侵开始了。

紫黑色的空间开始吞噬夜,房屋在崩塌,人群在尖叫。他满足地闭上眼睛,叹息着。

——It's beautiful.

如果此时此刻,Will能在这里……

他眼中泪水朦胧。

*

Dr.Strange缓缓落在了地上,时间重新开始流动。一切似乎都解决了。

多玛姆的狂热者会和多玛姆一起永远离开。

Kaecilius感受到异变,回过头去问:“你做了什么?”他的身体开始剥落,破碎,逐渐要被吸进黑暗次元。

“不……不不不……”Will一路踉跄穿过地上的慢慢消失的狼藉,最终到达了。

他还是来迟了。

Kaecilius——不,现在是Hannibal了,他用最后的力量看了Will一眼,嘴唇蠕动了几下。

Will读懂了他的唇语。“Time did reserve.”

“Hannibal……不要……不要……”Will只能眼睁睁地看着Hannibal在他面前死去而无能为力,就像那时的Abigail一样,他谁都救不了。

Dr.Strange认出了Will。他的记忆中缺失的那一片终于补上了。为什么当时他会突然被要求做一场绝对保密的手术,为什么患者会浑身多处刀伤,犯罪揭秘网上的夸张的描述,报纸上成篇成篇的报道……

一切都连起来了,像一张致密的网,相互交错,相互联结,铺陈在他面前。

Kaecilius就是Hannibal Lecter,而Will Graham一直深爱着他。之前莫度告诉他Kaecilius是失去了挚爱,现在他知道那人是谁了。

Dr.Strange的手开始颤抖。他再次暂停了时间,他需要思考。他可以就这么看着,他有充分的理由解释自己的行为,毕竟拯救世界不可能没有牺牲,他不是神,做不到十全十美。但他也可以选择再救一个人——而这需要他再次付出更多的痛苦。

他是个医生,他总是要求别人称呼自己Doctor。相对而言,也许再救一个人也没那么难。

他叹了口气,再次飞了上去。

*

Will觉得自己有点糊涂了,上一秒Hannibal已经消失在他面前了,而这一次,对方却完好无损地站在那里。他看了一眼Dr.Strange,对方显得有些疲惫,但还是冲他笑笑。

“我建议你们赶紧离开这里,趁着时间没重新开始流动。如果你们要叙旧的话可以之后再说。”

“你确定?可是……”Will还在迟疑。

“没事,之后的事情我会解决的。再不走的话,我旁边这两位估计不会让你们走了。”他瞥了眼旁边僵在那里的王和莫度。

“古一的事情……我很抱歉。我见过她了,就在她去纽约圣殿之前。”Will垂下了头,“这本不该发生。”

“这不是你的错,Graham。”他一挥手,解除了Hannibal身上静止的时间。

“带我离开这里,Hannibal。”Will抓住了对方的手臂。

Hannibal看了一眼Strange,对方微微点了点头。“嗯。”

两人一起穿过通道消失了。

Dr.Strange说不清那是什么情绪,古一曾经告诉过他,来找塔玛泰姬的人必然都是伤痕累累,而他是个医生,医生的天职是治疗。也许这是他能做到的最好的结局。

他彻底解除了魔法,闭上眼睛,天空开始恢复,人群行走如常。一切又都回到了起点,平静而又美好。

*

一周的一个清晨,Strange被他的斗篷叫醒,发现自己桌子上多了个盒子和一封信,他一边猜想这到底有什么会送东西给自己,一边拆开了信。

里面只有一张纸,上面写着“A gift from Hannibal Lecter&Will Graham”。他打开盒子,是一只积家手表,和他原来的那只一样的款式。

他翻把信纸翻过去,反面有一行字:“Hope you enjoy it.”

END

评论 ( 17 )
热度 ( 86 )
  1. 离了wifi不行Hesper 转载了此文字

© Hesp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