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Hannigram,可逆不可拆,拒绝马杯龙杯,sy id:msdll,ao3:Killde_Achilles

【Madancy】Love Remains the Same第二章

拖了好久,抱歉,顺便中秋快乐

Chapter2.If This is Love 如果这是爱

Summary:Hugh不清楚他对Mads的感情能否被称为爱,但是他打算抓住他们的第二次机会来找到答案。

Hugh不是很确定他在做什么。

他决定今晚要去Mads的家,在那里他们会讨论关于很久之前他们之间发生的那些事情,然后决定它们是否能在他们现在的生活中占据一席之地。但是他没法让自己迈出那最初的几步。

尽管他们那个草率的吻已经是遥远的过去,但只要他闭上眼睛,他就能感受到Mads的嘴唇覆在他的上面的感觉,还有那双环抱着他的手。他永远都不会忘记他有多么窘迫;即便他活到一百岁,这种感觉也会一直跟着他。

当他初次感受到那些情感时他曾畏惧它们;一切发生的太突然,而一切又是那么地热情。

他还没准备好面对那些感情,完全没有准备好应对当Mads把他柔软的唇印在他的上面时那些掠过身体的电流。他感觉自己太过渺小脆弱,分不清方向,仿佛世界对于他而言转得太快了。

他那是感受到的是爱,还是仅仅是欲望?他仍然一头雾水;他那时曾认为那是爱,但他畏惧那粗暴的热情。

如果那个醉鬼没有打开门使他们两人内疚地推开对方,就好像他们在做什么错误的事情,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他回答不了那个问题。他永远都不得而知。

这不是错的,Hugh坚定地告诉他自己?他和Mads只是遵循了他们在内心的想法,屈服于他们的感受。那没什么错——尽管那时Mads已经结婚了,而他对于想要一个已经结婚的男人而感到内疚。

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他和Mads都已经离婚了,都是自由的。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他们在一起,如果他们真的都想要的话。Hugh对他想要和Mads在一起毫无疑问,但他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感觉。

如果十年前那些强烈的感觉只是他个人的感受怎么办?如果他对于Mads而言只是一个短暂的消遣怎么办?

他见过对方在Hannibal的片场时露出的渴望的表情,这使他内心开始动摇;他想要相信Mads仍然对他有感觉,这样他们就能在一起实现那个梦想。但他们必须先谈谈,去了解对方的处境。

Hugh知道轻易表露真情有多么愚蠢;他知道他的感情被践踏是多么痛苦。而他不想冒险让这一切再次发生。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他这么想着,露出了一个扭曲的笑容。

他心碎后确实没有感觉自己好像很想要立刻进入下一段感情,但关于Mads总有些什么东西吸引着他让他飞蛾扑火般无法自拔。他这些年来一直想要他——而他现在仍然如此。

Mads是唯一一个曾经吻过他的男人。唯一一个触碰过他的男人。在那个草率的吻之后的近十年里,他从未如此渴望过其他任何人。

而现在,似乎命运给了他第二次机会去探寻他们共享的那段记忆是不是爱,或只是一段短暂的迷恋。

他没有预料到Mads仍对他而言具有毁灭般的吸引力,即使他看过对方自他们合作后那些年里所有的电影。他没有预料到当他们目光相交时他心里还会小鹿乱撞。

但他确实如此。他仍然能感受到那种放纵的欲望要把他整个人都燃烧殆尽。

如果这是爱,那么他就永远不会去了解别人,只有他一人。没有其他人让他产生过这种感觉,他的感情在这些年里只是越来越深刻。

他仍然想要Mads,这欲望甚至超过许久前的那晚。他只是得鼓足勇气去追逐他所想要的东西,让Mads知道他的感受。他得冒着让他再次心碎的风险;他得显露他的真心,让它暴露全部的弱点,裸露在外。

对于他而言没有什么比这更困难了。他已经学会了保护他自己的心,学会了把他的感情紧紧地锁在极深之处。他想让它们永远不见天日。

但如果他不这么做,他和Mads永远都不可能得到他极度渴望的第二次机会。如果他没有拿出勇气把他的心捧在手里献给他那唯一心之归属,那么它就会被永远困在枷锁之中。

和些一样困难的是,他得向Mads迈出那最初的几步。而且如果他心碎了,那么至少他尝试过了。

如果他不去追求他若想要的,他就永远不会知道他能否拥有它。

Hugh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站了起来,把他的头发拂过去。他现在就得去Mads家,趁着他还有勇气这么做的时候。如果他现在不去,那么他的勇气也许就会离他而去了,他又会回到原点。

去那里的用不了多久,Mads就住在Hugh拍摄期间住的旅馆的几个街区之外。他对在那里买套房子的事情已经想了很久了,到现在,他不是很确定他到底想在哪里安顿下来。

只是想到住在多伦多这里的永久居所,和Mads住在同一个城市里,就能使他心跳不已。他们现在比以往更加贴近,之前是作为工作上的同事。但他们是否会以另一种方式变得更加亲密还不了而知。

他想要Mads作为他的爱人。自他们的第一个吻之后他就想要了,但那时,他从没有告诉Mads他所想要的。他太害怕了。

现在,他成长了,而且对于他想要的东西更加确定了。他没有理由退缩,没有理由不告诉Mads他的感觉。他很久以前就该那么做了;如果他做了,他们的生活有可能和现在截然不同。

他害怕的只是让自己心碎。

Hugh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他的肩膀。如果那真的发生了,那么他就得学着接受它然后继续生活下去。那也是他唯一能做的了。

窗帘是拉上的;不知怎么的,他希望看见Mads在窗口,或者至少看见他在房子里里走来走去。但那里什么都没有,没有因为移动而投射下的阴影。Mads甚至可能都不在家。

Hugh几乎想要回头直接回旅馆了,但是他不敢。他有种感觉,如果他那么做了,他就是拒绝了他和Mads在一起,告诉对方他真正的感觉的最后的机会。他不可能再有这种勇气了。

也许他已经等了太久了。也许,即使是现在,也已经太晚了。

不,他坚定地告诉自己。他不会相信的。Mads就在那里,在那栋房子里,很有可能在等待他,与他有着相同的感受。他只有走上那些门前阶,按下门铃,进去之后才会知道。

如果对于他们两人而言那是爱,那么他不得不知道。他不能一直犹豫,一直退群。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他毅然走上门前阶,抬起他的手按响了门铃。他只是犹豫了一下,然后就按了下去,听到那铃声在屋里回响。如果Mads在那里。他随时都会走到门口然后开门。

一会之后,他又按了门铃,屏住了呼吸。

一切都开始崩裂。Mads开门在门口看到他的那些片刻,那最初的几秒,在他们之间终止了。那会决定他们的命运;他能从Mads的眼睛和他的深情看出自己来这里是不是个正确的决定。

门摇摆着打开了,而Mads就站在那里,在他面前,最初他看起来有些震惊,然后他就对他露出了阳光般温暖的笑容。

“你好,Hugh。我很高兴你来了。”

他往前走了一步,欲言又止。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只知道他想要在这里,想要感受Mads的手臂环绕着他,想要感受那覆在他唇上的嘴唇,想要知道他做了正确的事情。

他伸出手,颤抖着,在脑海里搜寻着能够表达他的感受的词语。但是他什么也没有找到。他的感情太过强烈,难以言喻。

然后他在Mads的怀抱里,贴紧对方的胸口。那双嘴唇压在他的上面,就如他记忆中那般柔软温暖。

然后世界开始慢慢模糊,他沉醉于那个等待了太久的吻中。

tbc

评论 ( 3 )
热度 ( 24 )

© Hesp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