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Hannigram,可逆不可拆,拒绝马杯龙杯,sy id:msdll,ao3:Killde_Achilles

【翻译】【Hannigram】A Force To Be Reckoned With

最后一更,还有点舍不得呢(中间那段应该都是斜体,lof不能调)

尽管长期以来人们认为只有具有很强原力的人才能进入在Lehon①上的古代圣殿,但Alana发现只要Jack站得够近,在她的原力控制范围内就能抵御大部分不良反应,除了他一直在抱怨的轻微的头痛。不过只要他们动作够快,他还是可以工作的。剩下的那一小部分他们打算招收的共和国士兵只能呆在那里,所以只有他们两个人,那个急切的T3机器人已经跑到他们前面去了。显然,这种对非原力使用者的副作用对无机物无效。

圣殿里面,Will坐在那里,冥想着,等待着,当他听到了Winston向他跑来,发出了熟悉的呼呼的声响,那些激动的哔哔声打破了Will原本集中的精神。他微笑着睁开眼,看到那个宇航技工机器人直接停在了他面前,他伸出手温柔地轻轻拍了拍它的头。“嘿,孩子。你想我了吗?”当他听到Winston肯定的回答时,他笑得更开心了。

“好吧,真见鬼了。但你毕竟还活着。”Jack说。他和Alana也随后到达了,但后者与前者不同,脸上的表情更加警惕和担忧。

“你们好,Jack,Alana。”Will没有站起来,只是把头后倾脱下了长袍上连着的风帽,以便他更好地看清他们。Alana对此很感激。那黑色的风帽使他看上去太像她过去认识的那个Revan了,即使他没有戴那个曾经他一直戴着的伤痕累累的曼达洛面具以遮蔽他的面容。

“你好,Will。”她警惕地向他问好。“我们是来破坏中断力场(disruptor field),它阻碍了我们的再次起飞。你在这儿做什么?”

“和你一样,不过现在你不需要担心那个了,”他说,把头歪向一侧,露出了一个让他们消除了警戒心的笑容。“我已经弄好了。”

“那么很好。这意味着我们能离开这里了。这地方真他妈让我头疼。”

Will脸上的笑容渐渐地消失。他看向Jack说:“那是因为你不该在这里。你现在站在这里就是在亵渎这些地板。”

“Will…”Alana小心翼翼地说出了他的名字。随着他们的交谈越加深入,她心中的不安感越来越重。她立刻加强了语气,像是恳求,又像是警告。

“你把他带到了初始之地是一种更加严重的亵渎,”Will告诉他,“我本以为你会更加出色,Alana。”

“现在,打住。”Jack说,显然他没有充分认识到他们的危险,没有像Alana那样试着小心地说话。“你表现得就像我在你的麦芽酒里小便了一样,但我没看见你因为那个T3机器人出现在这里而大发雷霆。”

“这是个机器人。”Will慢慢地拼了出来,就好像他觉得Jack无礼而愚蠢。“它可以去他想去的任何地方。除此之外,我很想我的机器人。”Will告诉他。“我不想你。”

在Jack能做出回答前,Will弯了下手指,用原力扭断了他的脖子。Alana迅速从她的皮带上抽出她的新光剑。但在她激活光剑前,他们之间的那个小机器人出于对它真正的主人的保护,突然电了她的手,。Alana吃惊地看着它,武器从她麻木的手上掉落。

Will立刻站起来,把他自己的光剑的剑柄压在她的腹部,然后激活了它。她惊讶地喘息着,看着那柄光剑贯穿了自己。Will随即收起了光剑,让她倒在了地上。

Alana的呼吸渐弱,他们视线相交,她眼中泪水涟涟,他们的战斗化作了他们最后分享的那个影像——他曾经的缺失的记忆的最后一块拼图补上了,Will知道他会看到这一切的,Alana的死为他提供了最后的桥梁。

*
“不要起来。”当Kanibalas试图从他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时,Revan要求道。Kanibalas跪在那里,双手无力地搭在他的大腿上,手心向上显露出Revan的光剑在他手腕处留下的深深的新鲜的伤口。

“下次如果你蠢到觉得你被允许碰我的话,我希望你先看看那些伤疤再考虑一下。”

Kanibalas抬起头,凝视着他的师父,不知为何露出了一个挑衅而奉承的笑容。“如果我知道仅仅是友好地把手放在你的肩膀上就会对你造成这么大的影响的话,我会更早动手的。”

Revan停下脚步,在他的学徒面前停下了,他双腿交叉地坐了下来,这样他们又能平视对方了。他现在没有戴面具,脸上蹙眉的表情对方看得一清二楚。“是不是你想用你的无耻给我留下印象?”他问,“因为我感觉我得提醒你,我没把你的手或者你身上其他部分砍掉你就很幸运了。”他尖锐地说。“很小部分时候这确实有趣,但是我开始发现你的消遣让我觉得乏味了,Kanibalas。”

“只要你允许自己做出回应的话也许这会再次变得有趣。”

“难道你已经产生错觉认为吸引是相互的吗?哦,这比我想的还要悲哀。”年长的那人眉头紧蹙,当Revan靠得更近时他目光垂了下去。“你看,这就是我一直所说的。情感,忠心,爱情,那些东西在我们的生活中一文不值。看看他们把你变得多么懦弱。”

“这就是我们观点不同的地方了。绝地和西斯有共同的信仰,但是他们都误解了它。我相信正是由于否定了那些感觉才会变得懦弱,而接纳包容它们会变得强大。(I believe it is weakness to deny those feelings, and strength to embrace them.)”

“你认为你能改变我,就像我改变你一样吗,Kanibalas?(Do you think you can change me, Kanibalas, the way I’ve changed you?)”西斯尊主冷笑道。“那么我说清楚了,我希望你能仔细听我说,因为这是我只说一遍。”然后他弯下腰靠近对方,嘴唇贴着他的耳朵低声道:“你想要的事情绝不会发生。你永远不可能得到我。”然后他站起来,拿起他的面具重新戴好,离开了。

“你错了。”Kanibalas说。

Revan慢慢地转过身来,眯起了眼睛。面具仍然在他手里。“Excuse me?”

“你低估我了。你低估我的耐心和决心,我亲爱的。我总有一天会得到你的,Revan,无论以何种方式(one way or another②)。这是个允诺。”那个年长的男人虚弱地说。“我总是会遵守我的诺言。”

那个年轻人震惊地看着他,几秒后,他突然笑了出来。“你不会轻易放弃,对吗?那么好的。”他说。然后他站直了,把面具举起来,在他的前额倾斜,做出了一个愚弄般的致敬。“祝你好运。”他轻蔑地笑着说。最终他戴上了面具,罩上了风帽。

“谢谢你,我的主人。”Kanibalas说。他安静地看着他离开了。

*

Will看了眼在Lehon的阳光照耀下Alana的尸体。那个机器人朝他关心地发出了颤音,Will懒散地摸了摸Winston的外壳。

Hannibal从圣殿的阴影中走了出来,他刚刚一直躲在那里等待着。他从背后抱住了那个年轻人,充满了占有欲,嘴唇紧贴在Will耳后,毫不吝啬地赞美他,在他脖子上一路轻吻。“你真是了不起。”他在Will的皮肤上低吟道。

Will抓住Hannibal的手臂,向后仰,沉浸在他的拥抱之中。他斜过头去与他目光相融。“你曾觉得你能改变我吗?(Did you think you could change me?)”他问,重复了他刚刚看到的记忆。

当Hannibal认出这句话,意识到自己被抓个正着时,他眼中闪过一丝调皮。关于他如何篡改了游戏使他变成现在这样的真相已经暴露了。“我已经做到了。”他回答道。

Will微笑着,摇了摇头,低哼着。“Well played。”他说,仰起头吻了Hannibal。

以前的那个Revan是个傻瓜,当Hannibal的嘴唇封缄了他的吻时,Will想。在这里在他爱人的怀里,分享着彼此的呼吸,他们站在一起,在这传承了所有绝地和西斯的神圣的土地上,他一点都不觉得虚弱。他感觉充满了力量。

①http://starwars.wikia.com/wiki/Lehon
有兴趣的朋友自己去看吧,其实知道这是个星球就够了。
②one way or another有同名歌曲,个人推荐Until The Ribbon Breaks的版本,歌词非常带感,b站有人转了油管上太太用这首歌剪的拔杯,av3434419

END

评论 ( 4 )
热度 ( 21 )

© Hesp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