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Hannigram,可逆不可拆,拒绝马杯龙杯,sy id:msdll,ao3:Killde_Achilles

【翻譯】【Hannigram】A Force To Be Reckoned With

我還沒來得及校對,之後有問題再改吧,簡介和note下次和授權一起單獨發吧,星戰的專有名詞好多。。。躺倒。。。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378583

“Will,你自己說的。我們得找個辦法離開這個星球並盡快把Alana帶回絕地的領地。”

“我知道我說了什麼,Jack。只是闖進一個犯罪首領的飛機庫偷走他的船不在我的計劃之中。”

那個冷淡的飛行員環顧他們當前藏身的這個骯髒的房間,攤開手。“那你現在還有別的辦法嗎?因為如果有的話,我洗耳恭聽。”

“夠了。”那個絕地武士說,鎮靜地分開她原來在床上交叉成蓮花狀的雙腿,下了地,看上去她的冥想結束了。

“我們沒有在爭吵。”Will說。Alana給了他個眼刀,Will低下了他的頭,在他意識到與她在某點上爭執是諷刺的事后,他露出了一個尷尬的笑容。

“恐怕這次我得同意隊長的意見了,Ensign Graham。”她說。Graham咬住下唇,抑制住自己再次提出讓她稱呼自己為Will的願望,或者是指出即使是Crawford,这个房间里另外的唯一一个实际的共和国舰队的成员,他的地位还碰巧比自己高,竟然感觉没有必要拘泥于她所做的形式。Bloom既有同情心又友善,但是她的行为太过谨慎而且有专家主义,Will猜这一定是源于她的绝地训练,尽管他还未碰到另一个绝地以确切地知晓这件事。他和Alana在他和Jack最終在塔里斯底城區(Lower City)找到她后甚至還沒有在一個房間裡獨處過。當然不是說他注意這件事是對她有任何意圖。

“我覺得這個主意就和你一樣糟糕,但這是能讓我們突破封鎖逃過西斯的巡邏的唯一的辦法。”她告訴他。

“我不覺得這糟糕。對壞人做壞事不會讓我失眠。”Will冷淡地說,沒有錯過Alana由於他身上的變化而微蹙的眉頭。Jack對此毫無反應,也許是同意Will的觀點,但他的圓滑世故使他沒有如此率直地開口。“我只是覺得魯莽行動是很危險的。你確實意識到了我們正在討論只有我們三個人來乘坐塔裡斯(Taris)最大的穿梭器,對嗎?”

那個宇航機器人在角落裡空轉,發出里一系列的憤怒的呼呼聲和嗶嗶聲作為聲明,注意到了他主人扭曲的假笑。“對不起,我們四個。抱歉啦,Winston。”儘管他的名稱嚴格上來說是T3-M4,Will並不喜歡叫它這個名字,就像他自己不喜歡被稱作Ensign一樣,所以他在買下他后立刻親切地重新命名了它。

“我希望我們能避免它發展成一場實戰。”Alana承認。

“這取決於Verger給他的人付了多少錢和他們有多喜歡塔裡斯的麥啤酒和香料。”Jack唐突地說,“我很願意打賭找到願意偷偷把我們帶進去的人不難,只要有合適的價錢。”

*
Jack是對的,這一點都不難。不知怎的,Will還期待整個塔裡斯甚至大多數外圍星系最富有的交易所老闆會比這擁有更多忠誠,但顯然Mason Veger在這個星球上並不被人喜歡甚至他的大多數僱員也是如此。當甚至是在你的工資名單上最卑劣的走私犯和奴隸都認為你卑劣而讓人不寒而慄,Will想,你確實值得你所將面對的一切。

當他們正穿過Verger的公館到他的飛機庫,避開安全攝像頭,飛奔經過走廊上近乎每一個轉彎的機器人巡邏時,Will突然停下了,一手撐在墻上來穩住自己,他粗喘著,近乎眩暈。他太分心以至於沒有註意到Alana把手按在她的太陽穴上,向後退了幾步,和他一樣神色痛苦。

“他媽的現在發生了什麼?我們為什麼停下了?”Crawford低聲發出嘶嘶聲。

“有什麼不對,Jack,”Will低聲道,他的瞳孔放大,手也不住地顫抖。“有什麼不好的事情要發生了,很大的事情。”

“見鬼的,Graham,你挑了個操蛋的時間對我們發瘋。”

“他沒瘋。我…我也感覺到了。”Alana閉上眼睛,把頭後仰,就像她在聽些只有她能聽見的聲音。Jack努力控制住自己不由於受到挫折而發出怒吼或是不耐煩地用腳擊打地面。他緊盯著更多的巡邏機器人。“黑暗尊主已經厭倦了慢慢尋找我,看上去,他要……哦。哦不。”她的眼睛重新睜開。“他要轟炸這整個星球。”

“我們得警告每個人,幫助人們撤離。”Will挺直了身子,說。

Alana臉上短暫地閃過混合著好奇,驚訝和痛苦的表情,然後迅速變為那無情的決定。“Will,我們沒有時間做了。”她說,這時她故意忘記了她的禮節,直呼他的姓名,把雙手放在他的肩上把他固定在原地。“即使我們去做了我們也不能救下他們所有人,現在我們優先考慮的應該是在我們和他們死在一起前逃離這裡。”

“你怎麼能那麼說?”Will憤怒地質問。“你的所有人。你本該是個絕地!你的職責就是關心他人保護他們。”

“不,不是。”她實事求是地陳述。這話使他震驚,他驚訝於她會如此直率地駁倒自己。“我不是救世主,Will,我是和平的守衛者。我的職責是盡我可能地阻止西斯,如果我死了那我就完不成我的職責了。”

“我們沒時間做這其中任何一件了。”Jack打斷了他們。“在我們被發現前我們能先換個地方嗎?”

不,Will想告訴他但是他不能,因為他的地位比自己高而且他已經獲得了Alana的讚同。相反的他保持安靜因為他們為了飛機庫花了兩倍的時間,除了在他們被抓到前急速衝刺到那裡或者該死的破壞以死亡從天而降的形式被釋放出來。

當他們到達機庫時,Verger和他的人已經在那裡等著他們了。

“你們知道,你們覺得自己是第一批靠這種辦法進來的人從某種角度而言真是可敬。”Verger告訴他們,輕佻地就像在糖果店裡的孩子一樣。Carlo,他們的“告密者”,把他們弄到一開始那個地方的人,站在Verger身後,自鳴得意地笑著。“你們一直到了這裡,穿過了我其餘的安保系統,比起其他嘗試的人已經很好了。單憑這一點我就想要僱傭你們,如果你們不是在其他方面對我很重要的話。”他深思熟慮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然後轉向Carlo,問:“你覺得兩個逃命的共和國士兵和一個混賬絕地值多少錢?”

“牛頭不對馬嘴。”Alana替他回答了。“西斯們已經不再願意與那些小罪犯們達成協議了。在我們說話的時候他們正計劃在塔裡斯發動一場全球性的襲擊。”

Verger和他的暴徒們只是在笑,很明顯不買賬。“抓住他們,”他慵懶地對他的手下說。“但是如果可能的話活捉那個女的。”

Will和Jack都拔出了他們的爆能槍開始射擊,Alana也開啟了她的雙持光劍。談判時間到此為止,房間裡交談的聲音變成了等離子體和傳感刀刃的嗡嗡聲,還有由於爆炸性的火焰引起的死亡的痛呼。

當Will瞄準並射到那些暴徒,他們甚至都來不及拔出武器,更不用說開火了,他感覺到了一種如波濤般洶湧的平靜。格鬥是他所擅長的,他經常感覺他能在他的敵人行動之前感知到他們的動作和意圖,甚至連他們都不自知。

他相信按Alana和Jack的能力也足以獨自對付他們,盡管他的視線不止一次轉到Winston身上去確保那個小機器人的安全。幸運的是沒有人注意到,去到那個宇航技工歷史的身後朝它開暗槍。偶爾也會有那麼幾發打中它牢固的外殼造成了一點點損傷,因為Verger手下沒有人裝備了離子砲。

其中一個人趁Will不注意,走近了用一個電擊棍把Will的手槍從他手里敲掉了,使Will的手由於電擊暫時麻木了。然後那個壯漢在他恢復前向前衝,把他擊倒在地。

在地上,他翻滾著避開了那個壯漢快速追趕下的又一次攻擊。但他沒來得及躲開他肋骨上的那下。由於疼痛,他整個人都微微踡曲。他的敵人抓住這個機會,把他的膝蓋插進Will的大腿間將他固定在原地,因此他就可以毫無阻礙地用他的棍子打到Will的頭了。

Will盲目地用他的另一只手試圖在地上找到什麼東西,任何東西來阻擋它,但是只有空氣。直到他想起來有個被他擊中的人掉了把傳感刀刃,儘管離他有幾尺遠,他毫不費力地拿到了它,就好像有人把它滑了過來似的。他及時把它拿了起來,在那根電棍離他的臉只有幾英寸時擋住了它。

他趁著對方還在吃驚的時候把他向後仰,身體中腎上腺素激增,毫不思索地,他跳起來砍掉了那個家伙的手,在他痛苦地哭泣前戳穿了他的咽喉。

血濺到了Will的臉上,他搖搖晃晃地後退,在尸體倒在他的腿上前迅速地把它推開。

他站起來,大地搖晃著發出隆隆聲,幾乎使他再次跌倒。

“那…那他媽的是什麼?”Mason Verger驚恐地問。現在這個房間裡地上躺滿了他的人,要麼是死了要麼就是失去了意識。

“攻擊開始了!”Alana喊到。“Will,來吧!我們必須走了!”

“等等,帶上我和你們一起!”Verger哭出來了,當Alana和Will一起跑上舷梯登船時他急忙搖搖晃晃地跟上。Jack畫手讓他們趕緊進去,自己站在了取決於,把他的爆能槍指著Verger,當他試圖加入他們時阻止他。

“帶上你?然後你一找到機會就可以在背後給我們來一刀?我不這麼認為。現在在我開槍之前從舷梯上下去。”

“但…但是我會死的!”

“如果你在向前走見鬼的一步你就會死。現在照我說的做,後退!”

Verger做得比退後一步更好,他掉頭跑了。也許他認為他能找到別的什麼交通工具帶他離開這個星球,或者他會找到什麼秘密隱藏著的地堡能幫他躲過放射塵。Jack不在乎。他按下按鈕,升起舷梯,在它關上前前往駕駛艙。

TBC

评论 ( 5 )
热度 ( 15 )

© Hesp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