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Hannigram,可逆不可拆,拒绝马杯龙杯,sy id:msdll,ao3:Killde_Achilles

【Hannigram】Deja vu幻觉记忆 Chapter3.5


Chapter3.5
Hannibal执意要让Will住在他家,Will实在无法拒绝对方的盛情邀请。
“你一般在空闲的时候做什么?”Will的指尖划过Hannibal书架上那些古老的书籍的书脊,大部分上面都没有灰尘。
“如果你想知道的话。”Hannibal放下了手中的钢笔。
“不……”Will局促地摇了摇头,“我不是有意……”是他先越界的。
“我不介意。”Hannibal注视着Will,那血红的眸子里闪着恳切的光芒。“我会素描,或弹琴,我自己编曲。大部分时候,我在看书。”
“这些书?”Will感叹于Hannibal的博学。
“远不止。”
“那我可真是浅陋了。”Will苦笑道。
“永远不要否定自己,Will。即使是如你,也需要指引。”
“我没有感受到指引。天上的星辰已经不再闪耀。”
“那么我可以做你的向导。”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可以接受你的帮助。”
“你没有必要为了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担忧,Will。”Hannibal靠近了Will,站到了他的背后。他微微低头。
“你是不是在闻我?”Will皱起了眉头。
“很难避免。”Hannibal抬起了头。Will身上散发着一种香味,像初绽的大马士革玫瑰,还有大海的盐味的芬芳,蕴藏着疾病发酵的味道,再加之以他本身灵魂的美味,Hannibal无法抗拒。
“抱歉。”Hannibal为自己失礼的行为真诚地致歉。
“随便吧。”Will失意地坐下。他双手交叉,目光游离,像是在思索什么。他是真的不知道该引起什么话题。
“Will,我知道你并不善于处理人际关系。如果我与你现在的关系——即是作为朋友,使你感到困扰的话,我愿意退后一步。”Hannibal当然清楚以退为进的道理。
“不是,只是……”Will轻叹道,“很少……”
“很少有人这么关心我。”他说道。“除了Alana,但我仍然对她不是诚实的。”他有些歉疚。
“我能理解。”Hannibal点了点头。Will的身份决定了他注定不能真正地融入人类。不管如何伪装,他永远是异类。无论Will是否承认,他和Hannibal都是一样的。
“谢谢你,Dr.Lecter。”

*
Abigail醒了,这是Jack告诉Will的。
“你不能现在就去审问她,Jack!她还只有17岁,她需要时间。”Will激烈地反对了Jack。
“Will是对的。她现在的状态很不适合接受你的审问。如果你们执意如此,可能对她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Hannibal出乎意料地,竟然也提出了反对意见。
“那好吧。”Jack听见Hannibal那么说,也开始不那么强硬了。

*
“我不喜欢这样。”Will摇了摇头。他有些焦虑地望向车窗外快速后退的树木和低矮的房屋。
“他们只把你当作工具。我相信,在你认识我之前,Bloom女士一直站在你这一边,是你最忠实的朋友对吗?”
“是的,大部分时候,她在美国的时候都是这样,但她出差的那段时间很难熬,好在还有Beverly,她是我大学的同学。”Will叹息道,这确实不是什么好的回忆。
“难熬?”Hannibal饶有兴致地问。
“是。我本来就是Alana推荐给教会的。一开始我本来该出外勤的,也就是所谓的一线,但她帮我调到了教师岗位。所以总有人在背后议论我,讥笑我。”他顿了一下,“一直如此。”
“多久了?”
“很久。从我小时候,我就一直被别的孩子疏远。到了高中,我很不合群,有一群男生,他们处处给我使绊,一开始还是小事,午餐啊,储藏柜之类的,到后来他们的举动开始升级,”Will吞了口口水,“有一天他们把我骗到了一个郊外,想要强/暴我。”
“你是怎么做的?”Hannibal的瞳孔中血色如墨。
“我不明白。”Will扶住了额头。“当我回过神来……他们已经……”
“我被带到了警察局盘问了半天,但是他们最终放了我,因为他们发现我什么都不知道。”
“但那不是真实情况对吗,Will?”Hannibal眯起了眼睛。Will的肢体语言显示出了他的谎言。
“一半的谎言。我当时确实没有想起来,但差不多一年之后,我在加工我钓的鱼的时候,我看见血从鱼的腹部流出来的时候,我想起来了。”
“告诉我,Will。”
“恶魔把他们撕成了碎片,他们的内脏流了一地。我不知道为什么那只恶魔会突然出现,在那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它。”
“Will,你有什么感觉?”
“我吐了一地。我觉得我的喉咙里都是血,可是实际上什么都没有。我该觉得愧疚,可是我没有。我甚至觉得他们死得其所。”
“有的时候,Will,人比恶魔更可怕。”Hannibal看着Will说道。Will的体内有一股他难以想象的黑暗,Hannibal猜测着他来到人间的目的,或许不是为了拯救人类,而是去惩罚他们。
“你害怕Abigail变成和你一样的人对吗?你害怕她变成别人恐惧疏远的对象。”Hannibal问。
“我知道我杀了她的父亲,当着她的面。她或许会恨我,但我不能逃避责任。她不能被那些乱七八糟的媒体写成她父亲的帮凶。”

*
“请问Abigail Hobbs情况如何?”Will在护士站询问道。
“你来探访她的吗?那我恐怕得告诉你一些坏消息。”
那个护士把Will和Hannibal带到了病房门口。“自她醒了之后她就一句话都没有说过。我们怀疑她是由于轻度脑震荡失忆了。总之你们别刺激她。”
Will推开了门,少女坐在床上安静地在看书。
听见声音,少女抬起了头。
“我认识你,你是杀了我父亲的人。”她的声音冰冷到了极点,但并没有恨意,更多是平静。
“我很抱歉。”Will低下了头,他没有想到这次见面会变成这样。
“你是谁?”少女看见了紧随Will进来的Hannibal。
“我是Hannibal Lecter,心理学家。这位是Will Graham,FBI的讲师。”Hannibal从容地介绍道。
少女皱起了眉头。她认得这声音。
“好吧,你们是不是打算逮捕我?”
“不,我们是作为个人来探访的,和FBI没有关系。”Hannibal解释道。
少女沉默了。
“我不恨你。相反,我得感谢你杀了我的父亲。”她叹了口气,“如果你不杀死他,他还会杀更多的人。”
Will没有接话,他不知道该怎么说。
“他停不下来了对吗?”Hannibal问。
“我不知道。”她摇了摇头。她手心里在出汗,她也是帮凶。她记得那些女孩,她是如何引诱她们跟自己接触,如何把她们剖开。可是这也是出于无奈,她必须要活下去。她已经接触过那些黑暗和恐惧,她不该退缩。
“我想知道我父母怎么样了。”
“你母亲按照她的意愿已经火化了,你的父亲有些复杂。”
“我明白。你们需要走那些程序。”Abigail低下了头。不管如何这一切都发生了,她现在有些疑惑,父亲口中的“他”到底是谁。
“这个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恶魔?”少女盯着Will,突兀地问道。但她不是很确定自己会不会因此被关在精神病医院里。
“额……”Will用求助的目光看向Hannibal,Hannibal点了点头。
“如果你真的想知道,有的。”
“我想,我父亲……是不是跟这些有关?”她犹豫着,害怕自己踏过了那条底线。
“是的。我们怀疑你的父亲受到了某个恶魔的暗示。”Hannibal看了看Will,开口了。Will显然不想提及此事。
“我怎么办?”这对Abigail来说是一个全新的世界。她未曾接触过这一切。她乐于学习。她不再是一张白纸,但她仍然是可塑的。
“下次,我会给你带些必要的书来。如果你有不懂的地方可以问我。”
谢天谢地,Will松了口气,Hannibal是个恶魔学家。
“谢谢你,Dr.Lecter。”Abigail知道这将是一个全新的开始,她必须依靠自己,她善于利用与伪装,如同她的父亲。那是一个全新的世界,而她是一个初学者。
Hannibal露出了微笑。这个女孩很聪明,如果教育得当,他相信,她会变得和他的父亲一样出色。
棋盘上的棋子又多了一颗。

评论 ( 2 )
热度 ( 23 )

© Hesp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