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Hannigram,可逆不可拆,拒绝马杯龙杯,sy id:msdll,ao3:Killde_Achilles

【Hannigram】Deja vu幻觉记忆Chapter1.5

我也不明白一群都会各种魔法巫术的人为什么非要靠科技,大概是因为是现代了与时俱进了?总之祝大家食用愉快(abi终于出场了撒花)



Chapter1.5
当Hannibal和Will一起到达现场时,Will敢肯定Jack确实皱了下眉头,不过他也没说什么。
Will想着尽快结束这案子回到他的正常生活中去。Alana这几天去了梵蒂冈,据说是教会有重要的会议,得下个月才能回美国。Will暗自庆幸她不在,不然Alana非得怒气冲天地跑进Jack的办公室跟他大吵一架。
Alana是个心地善良而保守的人,虽然也是小有名气的占星师而且深得教会信任,但Will没办法对她产生朋友以外的感情。她确实关心Will,但也只是朋友间的关心。他帮Jack的这件事最好还是对她保密。她不懂得每一次的胜利都有风险,总有人要牺牲。Alana太过理想化了,她总希望万事至善至美。
Jack把亮黄色警戒线抬高弯腰钻了过去,Will和Hannibal也跟着进去了。
“这是一个新的现场。”Jack递给Will一副塑料手套,“之前几个的资料我之前给你了,我想你应该已经看过了吧?”
“是的。”Will接过手套熟练地带上。
“这是我们昨天发现的。这个女孩之前失踪了4天了,但她昨晚被送回来了,我们没人知道其中的原因。我特意把她父母请走了,希望你能专心。”Jack打开了房门,窗户开着,白色的窗帘很干净,那个面色苍白的女孩躺在床上,穿着一身白色的蕾丝边连衣裙,如果不是她胸口的大片的血污Will甚至会以为她只是睡着了。
“都出去!”Jack回头对那些还在勘察现场的人喊到。“Dr.Lecter,你可以留下。Will会需要帮助的。”
“我不需要。”Will小声地抱怨了一句,Hannibal却敏锐地听到了,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Will并没有对Hannibal过分密切的肢体接触评价什么,只是合上了眼睛。
——————————————————
Will剧烈地喘息着后退,他还不能立刻把凶手遗留的感情立刻剥离干净,那一刻,Will甚至不能确定自己会对那个女孩做出点什么——即便她已经死了。
“感觉如何,Will?”比起关心,Hannibal的语调更像是医生对病人的询问。
见鬼的,他对自己的能力真的很感兴趣。Will在心底咒骂了一声,这不是个好兆头。毕竟他的身份是个秘密。那些愚蠢的人看见了这么一小部分能力就想把他无休止尽地差使,若是给他们看见了自己的全部能力那简直是灾难。不是说Will怀疑Hannibal,但是在这个人人都戴着面具的时代谁能百分百肯定呢?
“不怎么样。”Will咬着牙说。他绕过床走到窗边把窗关上,之前开窗是为了保护现场,但是现在没什么必要了,太冷了,实在是太冷了。
Jack恰到好处地推门而入,缓解了两个人尴尬(至少在Will看来是这样)的情况。
“有什么发现吗?”那个黑人真的把自己当作是上司了,一副高傲的口吻。
“这个凶手,我想应该是人类。他把这个女孩搬回来,是出于对她的爱。”Will犹豫了一会儿,说道。
Jack像是吃到了什么味道奇怪的东西一样皱着眉头盯着Will。
“他大概是受了什么的指示,或者别的什么的,这我不能确定,他身边一定有一个特征和这些女孩很像的人。他可能出于某种原因,他得把她献出来,而他无法承受这样的失去,”Will谨慎地斟酌着用词,“他可能是觉得这些女孩可以代替她。”
“一对爱人?”
“更像是父女。”Will纠正了Jack的说法。
“好透了。”Jack看起来怒不可遏,“我们还有很多要处理,很高兴的是只有你们两个人能抽的开身。你得感谢你是FBI的特别顾问,否则你们可不能进行接下来的搜查任务。”说着他转过头去招呼那些人进来继续他们的工作。
而Will和Hannibal在那些人异样的注视下离开了。
“他们很讨厌你。”这都不是和个问句。Hannibal和Will坐进了那辆宾利,Hannibal在发动汽车时突兀地开口说道。
“是的,他们把我当做和那些超现实生物和恶魔是一样的怪物。他们害怕我,却也嫉妒我。”Will看起来也并不为此愤怒。
“你不是。”简单而肯定。
“我不知道。”Will的手紧紧抓住他的那只小帆布包,看得出来他非常紧张。
Hannibal敏锐地发现了对方的无意识的动作,他很紧张。
“你觉得我不是很可能是因为你不了解我。”长久的沉默后,Will终于开口说道。
“我比任何都了解你,相信我。”好像觉得Will说了什么笑话,Hannibal露出了笑容,那抹血红在眼底荡漾。
Will以为那是一个笑话,只是摇了摇头,没有再接口。
——————————————
“Will……”Will睁开眼睛。Hannibal把他叫醒了。“你睡着了。”
Will揉了揉眼睛,他很少睡得那么沉了。但他竟然在Hannibal的车里睡着了。
“抱歉,我们到哪里了?”Will有些跟不上了。
“我们在明尼苏达。”Hannibal看着Will迷茫的表情格外满足。“我觉得你自从那天移情之后状态就不怎么好。如果你觉得不行,我随时可以和Jack说让你退出。”
“不,我很好。就像你说的,我不是精致瓷器。”Will打开了车门。
“对,你没有那种让人担心的特质。”Hannibal也对他表示赞同。
但之后的现场还是让人觉得糟透了。Will盯着那个鹿头上戳着的女孩,走近了去看她,一边挥手赶走乌鸦。
“我们接到报警说1公里外有人丢了只鹿头,我想我们找到它了。”Zeller看着那只鹿头说道。
“人们称呼凶手是明尼苏达伯劳鸟,伯劳鸟是一种雀科生物,喜欢把猎物挂在树枝上或者别的什么上,掏出内脏放在它的储藏柜里慢慢享用。”Jimmy补充说道。“根据现场勘察,我们基本可以判断,她的肺是在生前就被取走了。”
“你之前不是说凶手对她们有爱吗?”Jack看着Will,寻求他的解释。
“那是因为那是另一个凶手。这是个模仿犯,而且,我几乎能确定我们的模仿犯,他是个恶魔。”Will绕着尸体走了一圈,“我都能感觉到他在嘲弄我们。”
“他所表现出的一切与之前伯劳鸟的手法截然不同,伯劳鸟对那女孩有爱,但是这个模仿犯想要表达的意思截然相反,就像面镜子,好让我看清……”Will突然说不出来了,他意识到这个现场是特意为他准备的,像个精心包装的礼物,这本不该如此。
“你说什么?”Jack问道,Will几乎在庆幸他没听到自己之前的话,不过Hannibal可能听到了,尽管他并没有什么异常表现。
“我说这个凶手把她当做猪一样对待,他是个恶魔,当然有精神变态的那种,他可能有点偏执,或者说是天才,他的作案没有规律可循,他随机挑选受害者,而且他不会用同样的手法第二次作案。”Will在心里小声补充了一句,只有在某些特殊情况下。
他不想在再这里停留,说真的,他根本不感到厌恶,Will只是害怕,自己有一天会变的和那个恶魔一样。
————————————————
“其实我对你们FBI的侦查过程很好奇。”这次由Will驾驶,Hannibal坐在副驾驶上。
“不过这次我们不需要一家一家搜查了。因为很幸运的是,我们的法医在那个被搬回家的女孩身上找到了一个螺丝碎片,特定的金属,特定的涂料,我们经过筛选找到了这里。”Will把车停在那栋屋子外面。
“你好。”Will向公司的HR的女士解释了来意并出示了搜查证。
对方非常配合,替他们找出了资料后自己出去了,留下Will和Hannibal两个人。
“额,找到了。他叫Hobbs。”Will把资料递给Hannibal,“上面有他的住址和电话。我得和Jack联系。”说着他转身离开了屋子。
Hannibal瞥见桌子上的电话,走了过去,用指节拨通了Hobbs的电话。
“请问是Mr.Hobbs吗?”
对面是个女孩的声音,她回过头去:“爸爸,有你的电话。”
“好的。”男人放下手头的活接过电话。
“They know.”之后便是忙音。
那个男人脸色突然变得很差,拿菜刀的手不住地颤抖。

T.B.C


评论
热度 ( 22 )

© Hesp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