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Hannigram,可逆不可拆,拒绝马杯龙杯,sy id:msdll,ao3:Killde_Achilles

【Hannigram】而今我晚餐时不再痴痴凝望


@物理是噩梦 的点梗,其实这篇文前半部分在搞笑,标题配在这里似乎是说的拔叔(?)

以及这次不立flag了,每次我说还要再更新,就都没有更。。。



Bedelia终于相信Hannibal和Will确实死了,她可以真正享受那作为最后的蓝胡子之妻的胜利果实了,四年了,她从来不像Chilton他们那样东躲西藏,因为她知道那只是苟延残喘,她一直就在这里,无论Hannibal或Will是否会找上门来,她都不曾离去。她的骄傲不允许她的逃跑,她迫切地想要证明自己是正确的。她的智慧,她的气度,她的胆识,让她和恶魔共舞后全身而退。

至少一个月前的她是这么想的。她现在坐在那里,看着Hannibal和Will一起准备晚餐,并且主菜是她的腿,Bedelia想起了当时Freddie写的那篇新闻中提到的“谋杀夫夫”,曾几何时Will还会对此大声反驳,而今当她这么形容他们时,Will只是一笑而过。

Will一边为她倒上红酒,一边说:“我可是很希望和你继续当时关于蓝胡子之妻的话题呢。”他脸上有一道窄窄的疤痕,她猜想是红龙留给他的,那伤疤恢复得很好,如果不是近距离细看根本看不出。那笑容使那疤痕扯成一个狰狞的形状。“也许你想承认你的错误了?”

Bedelia思考着自己有多大的可能性能活过这顿晚餐,原则上Hannibal不希望有人死在他的餐桌上,但现在这不是他的餐桌,而且在意大利时也有个倒霉鬼菜没吃几口就被戳死了。“是的。”Bedelia点了点头。

Hannibal终于做完了甜点,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他给了Will一个简短的吻,然后说:“我想是时候开始款待我们的贵宾了。”


Bedelia最近两天有点心神不宁,她看到了犯罪解密网上的一些新闻,说有人目击到了Hannibal和Will,尽管Freddie的文字向来比较尖锐,但是新闻本身的真实性确实是可靠的。她上个月以为终于可以确定那两个恶魔的死了,可现在她不那么确定了。她整天惴惴不安,她甚至打给了Jack,要求出动警力保护她,不过被Jack拒绝了。这天她掏出钥匙,打开家门,刚走进去就被人用药给迷倒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坐在椅子上,少了一条腿。伤口已经被包扎好了,也没有什么疼痛感。她环顾四周,确定了自己还在家里。她听到厨房里传来细碎的声响,仔细辨别的话,可以听出是刀落在砧板上的声响,慢慢地声音停了。然后她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觉得她差不多该醒了,我去看看吧。”

“好的,我这里还有一点芹菜要切,你去看看吧。”

是Hannibal和Will,这意味着Bedelia美好的生活已经走到头了。她看到了那个男人,他和四年前的他变化不大,但她敏锐的直觉告诉她,眼前这个卷发男人已经不是四年前她认识的那个Will Graham了,如果说当时她看到的是一只正在蜕变的幼虫,那么现在站在她面前的就是一只美丽的蝴蝶。他体内更为黑暗的本质在这四年里不断被发掘出来,直到他完美地蜕变,展开了他艳丽的翅膀。

“你好,Bedelia。”Will微笑着看着她。

“你还是回来了。”她僵硬地说。

“是的,”Will撑在一旁的凳背上,“很荣幸,你是第一个。”

哦,荣幸,她宁可不要。“你们想借我的死宣告你们的回归。”

“不,这只是我们的未尽事业罢了,”Will似乎在思索什么,顿了几秒,“一开始我是想选Freddie的,但Hannibal似乎对她后期的一些文章表现出了强烈的兴趣,换句话说,他确实很认同“谋杀夫夫”这个称呼。”他的语气是那么轻松,就像家庭主妇在讨论她午餐该做什么,不过这两件事本质上的确没有什么区别。

“那么你怎么想?”Bedelia问。

“现在想来,Freddie确实很有先见之明,而且她帮了我不少忙,也许留着她确实是个好主意。啊,我想你可能想来点酒?”

Bedelia点了点头。她看见Will转身离去,试图站起来,但还是因为重心不稳跌回了凳子上。她没找到自己的手机,固定电话离开她太远了,Bedelia失望透顶。

“别那么伤心,很少有人有机会能品尝到自己的腿的,上一个有这种享受的人还是Dr.Gideon呢。”Will把酒杯递给她,一边说道。

她颤抖着接过酒杯,此时此刻,她希望自己能赶紧醉死在这里,而不要去面对这一切,然而这不可能。Hannibal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Will放下酒杯,“看来我暂时没法陪你了,希望你能安安静静地坐在这里等着,而不是做一些愚蠢的举动,好吗?”

Bedelia不置可否。

这次Will关上了厨房的门。Bedelia不想知道他们在厨房里做什么,她的直觉告诉她这是逃跑的最佳时机。可她还能怎么跑?她现在缺了一条腿,就算她能坐上汽车,她开出去不到两公里估计就会发生车祸的。最终她颤巍巍地脱下那只鞋,扶着桌子慢慢蹲在了地上。她必须拿到电话。她慢慢地,小心翼翼地爬向那电话,颤抖着按下那些数字,打给了Jack。很遗憾的是,电话线被切断了。她跌坐在地上,心如死灰。


Will看着Hannibal清理着地上的血迹,房间里灯还暗着,Will手上的戒指在月色下闪闪发光。“Hannibal,我开始觉得有点无聊了。”

Hannibal停下了手里的事:“为什么?”

“我想回去了。四年前,还有很多人……他们还活着呢。”Will说。Hannibal脱掉手套扔到一边,手亲昵地抚过Will的脸颊:“你不会真的以为我忘了他们了吧?但是我以为你更偏爱现在的生活,简单,平静,还有偶尔的杀戮。”他们生活在一个沿海的小城,在乡间有一幢别墅,养了几条狗,Hannibal在这里开了个小诊所,一切都很完美。

“现在的生活确实很棒,可是,我是说,我们还有未尽的事业。”Will低下了头。

“你不怕我们被抓住吗?”Hannibal的声音变得低沉,他盯着Will的眼睛,不放过任何微小的变化。

“他们抓不住我们的。”Will坚定地说。

“哦,我亲爱的Will。”Hannibal叹息着咬住了Will的嘴唇,开始吻他,直到鲜血从唇边低下才停止。Will舔掉了嘴边的血:“你老是改不掉这个。”但他喜欢这个,Hannibal施与他的一切他都会热情地接受,他已经摒弃了曾经的顾虑,真正地冲破了那个茧。

“因为你一直都很美味。”Hannibal笑了。“我们该从谁开始呢?”有很多人都在Hannibal的名单上,因此排个先后顺序非常重要。

“Freddie如何?”

“我不得不说,Lounds女士后期的一些文章还是非常真实可靠的,包括你躺在医院里的照片。这足以弥补她的大部分过失。”Hannibal非常赞同Lounds关于“谋杀夫夫”的“贴切”报道。

“那就是Bedelia了,我想这没有什么商量的余地了。”

“你是不是还对她的事情耿耿于怀?”在很长一段时间里,Will都不太愿意和Hannibal讨论她,他也拒绝承认是他的嫉妒心在作祟。但Hannibal明白他们在争论谁是最后的蓝胡子之妻的时候就已经结怨。

“可能吧。”他嘟囔着说。

“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发?”

“等你处理好这里的一切吧。”Will靠在了Hannibal的肩上,此刻他感觉自己充满了力量。

评论 ( 5 )
热度 ( 102 )

© Hesper | Powered by LOFTER